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东北浪妇刘淑芳全文*去医院检查医生把我办了

更新时间:2021-12-02 08:31:03

   东北浪妇刘淑芳全文*去医院检查医生把我办了

 段淮不用说,院里从小到大的学霸人物,家里最聪明的孩子。

    可能是家里从小教育观念好,导致他打小就没做过什么很不好的事,从小上学上课认真听讲,不打架不贪玩,作业准时准点完成,甚至因为优异的成绩打小多次破格越级。

    被人注意还是高中,人群里瘦瘦高高的段淮头一回被人要电话,是因为别人女生觉得他长得帅。

    那时的段淮对自个儿长得好看这事还没什么观念,每天除了学数学就是背英语,上学时候忙学习,参加工作了忙事业,回过头才发现一件事——

    他,母胎单身二十六年。

    没错,过完今年就是二十七。

    段淮倒是还好,不着急找女朋友,就是那群发小没少拿这事来调侃他,说他段淮是医学院的和尚,什么女妖精来都不动心之类的。

 文学

    段淮听了都是笑笑就过。

    确实不怎么想谈朋友,没碰到喜欢的,又是天天忙,到时候谈了还耽误人家。

    再者,感情这种事他向来觉得顺其自然,如果不是喜欢的,谈了也没意思。

    天气转春,小雨淅沥。

    段淮开车前往大剧院,科室经常有组织活动,也是为了积极宣传作用,许多经典题材话剧经常会上演让他们观看,回头还得写份观后感,像医学方面的话剧也有许多。

    段淮本来请了假,结果上头不批,说这样的活动他不去太多次,段淮没办法,今个儿也就亲自来了一趟。

    下车的时候外头依然很冷,风刮在脸上如冰渣子般。

    段淮穿着外套,拿了车钥匙下车,很快有中年男人迎了上来:“可算等着你了,万主任他们可等好久了,想跟你一块进去呢。”

    段淮看去,对方他认识,原来大院里的何老师,也是资深教授了。

    他礼貌打招呼:“何伯好。”

    对方害了声:“跟伯伯还客气什么,小淮你现在也算是风云人物了,咱们都平级。”

    段淮淡笑:“哪有,您永远是我们的长辈。”

    “你这孩子,打小就客气。”何伯笑笑,领着他进去。

    一进剧院大厅,寒霜被冲散许多,室内暖气温度正适宜。

    何伯一直领着段淮往里走,一边介绍剧院内部:“这大剧院啊,从建成以来就一直是国家艺术承载体,不少公益歌舞活动都会在这里演出,舞台机械设备也基本是世界领先,能在这里参观演出于感官上是一种享受。”

    段淮认可地点头:“我知道,院里一直组织的活动其实我都想参加的,只不过原来一直太忙。”

    何伯问:“那今天怎么就来了呢。”

    段淮轻叹:“本来是想给小外甥庆生,结果今天临时得知孩子和同学在过,我这做舅舅的就算了。”

    何伯笑:“我早听你爸说过,你是又怕他们催你婚吧。”

    段淮弯弯唇:“还是伯伯了解我。”

    何伯说:“他们那话你不用理,其实大家也就嘴上说说,真到感情上肯定还是看你们年轻人自己。”

    正说着,经过几间大排演厅,里面有一群年轻学生围在一起说着什么。

    段淮好奇:“那边是?”

    何伯哦了声:“经常会有演出,你也知道这演出都得排演,那边的小姑娘应该是来参加过几天《风雪夜归人》话剧演出的,你对这场感兴趣?”

    段淮很轻地摇了摇头,视线却一直看着那边。

    排演厅内,人群之中。

    看上去仅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正认认真真地听着老师讲的一些细则,仔细记着演出的一些人物细节,平常活泼洋溢的漂亮面容此时严阵以待,严谨得还有点过分可爱。

    段淮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她。

    –

    “好了,上午的排演就到这结束,大家休息吧,下午三点还是排演厅集合。”

    人们散去。

    宁若叹了声气,顺便到边上去活动筋骨,朋友卫寒过来问:“外面下雨了,赵卓津是不是说过来看你?”

    宁若摇了摇头:“不知道,他刚给我发消息,应该来吧。”

    卫寒说:“他也是善变,前不久还说什么想分手,这两天又那么主动来找你,你说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到底想好好在一起还是说就那样玩?”

    宁若说:“我也不知道。”

    距离上次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赵卓津态度疯疯闹闹的,向宁若好好道歉后又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

    其实他俩本来关系就挺好的,当初大一的时候相识于一场演唱会,宁若和寝室几个姐妹去演唱会玩,恰好碰着医学院的几个男生,宁若一眼就看到其中最突出的赵卓津。

    他个子高,爱笑,演唱会上斑斓闪烁的光打在一群人身上,宁若不知道怎么就被挤到了他的身旁。

    当时赵卓津伸手帮她护着后头挤过来的人群,问:“你怎么过来了?你朋友呢?”

    宁若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赵卓津就笑:“行了,那跟着我吧。”

    就这么认识,演唱会结束他来找她加了微信,之后又约着吃了几次饭,一来二去也就熟识了。

    他会在晚上跟几个朋友路过她们学院小吃摊时给宁若带一份关东煮,也能在冬天的晚上揉一把她头发说她是蠢若宝。

    宁若对他有点心动,却也仅仅心动而已。

    因为她知道,赵卓津虽然有点像特别会照顾人的大哥哥,却也是夜场最不羁的野马,没人栓得住他。

    可她也不知道好朋友什么时候就变成了真情侣。

    好像是去年初秋的晚上,喝醉的赵卓津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寝室楼底下一直坐,等宁若下去后,他忽然出神地说了句:“若若,咱俩在一块吧。”

    他的语气很真诚,说这句时的目光却不是盯着她,而是看着远处的星空,仿佛隔着星在眺望谁。

    宁若那时还以为他是不好意思看自己。

    浪子的赤诚往往最打动人心,她同意了,两个人就那样确认了关系。

    她是第一次谈恋爱,以为会和平时有什么不同,然而,没有幻想中的那么热切,也没有过多的激情。

    他们这段感情一直都挺淡的,即使是确认关系后的第二天赵卓津都是平常一样笑着跟她打招呼,叫她若宝,和其他兄弟走在一起。

    仿佛他们没有在一块。

    宁若都觉得赵卓津是不是后悔了,但后来他偶尔平常里的温柔又会把她这种想法给拉回。

    她想,也许恋爱就是这样,平淡才是真。

    直到,一个月前她看到一张赵卓津在她们学院门口紧紧拥抱一个拉着行李箱的长发女生照片,那种紧张、热切的感觉,她从未在赵卓津身上看到过。

    她才知道,原来赵卓津高中时有个暗恋的初恋学姐,他表白后,两人在一起没几天女生就出了国,一走就是几年,这段感情也有了遗憾。

    期间他们也有联系,赵卓津对她一直很有执念,手腕上系着的是她的小皮筋,笔记本上都是她的名字,她是学舞蹈的,原来最想考的就是宁若这所艺校,他便经常过来摄影,把院校的照片发给她。

    几年过去,直到远在国外的学姐交了男朋友。

    宁若才知道,他灌醉的那几天刚好就是学姐说有男朋友的那两天;学姐叫顾升右,她名字里也有右字;学姐长相甜美,她们笑起来都有浅浅的梨涡。

    一个月前,学姐分手回国,刚好她和赵卓津的变化也是一个月前,虽然他没有很明显地去找对方,但他对自己明显有逃避了。

    直到几天前他说想和她还是做朋友。

    宁若也不知道对于他来说和自己的这份感情算什么。

    她只知道,既然说做回朋友,那就做吧。

    “听说他的学姐顾升右就是在这儿工作,演职人员呢。”

    卫寒还在抱怨:“那个女生也是,不都谈了恋爱么,国外几年还一直吊着人赵卓津,知道他有女朋友,分手了回国又立马找,这特么不是绿茶是什么?”

    宁若说:“我和他已经不是男女朋友了,所以他就算去找那个学姐,也没关系。”

    卫寒哪不知道宁若的心思。

    赵卓津是浪到现在的,宁若不是,她是第一次谈恋爱,哪是说不喜欢就不喜欢的,不都是憋在心里。

    卫寒心疼道:“依我看,就不该帮他,让他挂,让他不能毕业。”

    宁若笑:“算了,反正也都过了,去吃饭吧,下午还要排演呢。”

    刚要过去,经过某个演艺厅时那边有几个女生在聊天:“就在C厅内,还在那儿跟人说话呢,长得超帅,想去要微信。”

    “你确定是在这里边?今天这厅来的都是领导啊。”

    “不会吧,学长吧,前段时间,理工学院不就有观影活动吗。”

    宁若脚步有些凝滞,不只是因为她们说话的内容,而是那几个女生其中之一,就有她们刚刚说的学姐——顾升右。

    对方身材很高挑,穿着一身职业装,踩着皮靴干练明艳,只是稍饰淡妆却也掩盖不住那张脸本来的美感。

    在风格上,她和宁若确实有一两分相像,只不过宁若身上的纯会更简单干净点。

    有人说:“可是我觉得学长看起来有点高冷,会不会不同意啊。”

    “怎么可能,咱们右右肯定可以啊,右右漂亮。”

    顾升右轻笑:“我又不是谁都能拿得下,把我传这么神。”

    宁若有点好奇,不知道她们在说谁。

    厅门开着,往里走,下边就是富丽堂皇的表演大厅,她们站在上方廊边,是可以看到底下情形的。

    而这层演艺厅分为两个楼层,下层的坐席也有门供于出入。

    而此时下边已经座无虚席,剧目还没开始,很多人都在说话,下层的门口旁边站着几个像领导的人物正站着聊天。

    宁若转头看去,首先入目的就是一张极为出众的侧脸,颀长优越的身型,身处室内暖气下,他就穿了一身干净洁白的衬衫,袖口恰到好处地挽起一颗,薄唇轻抿静耳聆听面前人的说话。

    与生俱来的温柔气质,却遮不住他天生清冷的眉眼。

    特别是大家坐着,他在门口站着,所有人注意力自然下意识落他身上,悄然无形的惊艳。

    宁若的心都跟着跳了两下。

    她想说,这位,可不是什么学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