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被窝里的公憩第30章*《偷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2-02 08:56:28

  被窝里的公憩第30章*《偷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她闷着头吃饭,并不跟他打招呼。可李柔向来都是大大咧咧的性子,叽叽喳喳的爱说话。可她自蔡格过来后却像变了个人,红着脸细嚼慢咽地吃东西,很少会开口了。

    很快又过来一个男生,在李柔旁边随意坐下来,问蔡格:“你怎么坐这儿了,我找你半天了。”

    蔡格:“其它地方没位置了。”

    “放屁!”罗致拿筷子往各个方向全都指了一圈:“那!那!那!那!那不都是吗!”

    蔡格警告地看他一眼。

    罗致往嘴里随便扒了口饭,抬起眼睛看顾碎碎:“哎,你就吃这么点儿?喂猫呢?”

    顾碎碎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跟她说话,印象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集。

 文学

    “我不太饿。”她说。

    “心情不好啊?”罗致把餐盘里装着红烧肉的小碗拿过去放在她面前:“不用去想乱七八糟的,干嘛跟那些傻缺一般见识。吃吃吃,大口吃!”

    顾碎碎盯着碗里的红烧肉看了会儿,把碗给他放回去:“谢谢,不用了。”

    罗致推还给她,三两口吃完饭,端着餐盘起身:“好好吃,别浪费了。”

    顾碎碎:“……”

    按照以往,李柔应该会打趣一番。可她反常地什么话也没说,眼睛只顾着时不时瞟蔡格一眼。

    上完晚自习,顾碎碎回宿舍休息,发现她的被褥上被人淋了水,又剪开了好几个口子,棉絮破败不堪,根本不能再睡了。

    苗妙从外面回来,冲着她冷笑了声。

    “你把周楠害死了,还有脸回来呢?”她脸上倏忽变得狠毒:“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顾碎碎回身看她:“我跟你说过很多次,那些话不是我传的。”

    “就是你传的!”苗妙声音尖厉:“顾碎碎,你装什么无辜,除了你,还有谁会传?如果不是你,周楠她能去自杀吗!”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自杀,可我知道我没说过就是没说过。你见她死了,非要把原因赖在我身上,这样你心里就能好过一点儿吗?”

    苗妙再也听不下去,上前猛地打了她一个巴掌,又毫无理智地要去扯她头发:“你这个贱人,胡说什么呢,信不信我把你这张嘴撕烂!”

    顾碎碎人长得瘦弱,根本不是苗妙对手,一时不察被她打了下。见她又要来扯她头发,她往宿舍门口退了退。

    “我最后跟你说一次,我没有传过任何人的闲话,也根本不知道那些话是谁说出去的!你不能毫无根据就诬陷我!”

    她过去拎起自己的书包,出了宿舍走到楼梯口。苗妙不依不饶追过来,拉扯着非要让她说个明白。

    顾碎碎艰难地下了几层楼梯,走出宿舍楼,一头扎进暗黑的夜里。

    不远处立着几盏路灯,灯光微弱地向上伸展着,照不亮底下的黑暗。

    周楠的爸爸妈妈正满脸悲怆地朝这里走来。苗妙看见,忙冲着他们喊:“叔叔阿姨,就是她乱传闲话把周楠活活逼死的!就是她!”

    周母脸上瞬间浮起凶狠的神色,毫无理智地冲过来一把揪住顾碎碎的头发:“就是你这贱人把我孩子害死的?就是你是不是?”

    失去女儿的痛苦在此刻转化为滔天怒意,她毫不留情地往顾碎碎脸上狠掴了两个巴掌,不管不顾地辱骂踢打。

    顾碎碎被推得一个趔趄摔下去,头被人按着往地上狠狠一磕,撞出咚得一声响。

    耳朵里一阵经久不散的长鸣声。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到底为什么会陷在这样的境地里!

    明明她的父亲一生刚正廉明,洁身正好,又为什么要落到那样一个下场!

    江慕跟两个同事正往这边走来,远远地看见前面有人在打架。

    他直觉不好,跑过去推开围观的人。

    又瘦又小,脆弱得像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般的女孩正被人按在地上打。

    他一双眼睛蓦地赤红起来,脸上满溢噬人的狠戾。

    “艹!”

    他过去猛地扯开周母和苗妙,把顾碎碎从地上拉起来。

    他去扶她刚才磕到的后脑勺的地方,力气拿得很轻。侧转过头,满目阴鸷地看向周母和苗妙,情绪波动得厉害。

    他一向冷静,这几年里多少件案子磨砺下来,什么场面没见过,性子早就变得波澜不惊。可是现在,他不可抑制地想打人。

    他确实也这么做了,松开顾碎碎,要朝那两人过去。

    顾碎碎情急下两只手去拉他胳膊。

    “江警官!”

    这么多人围观下,她极其生疏地喊着他头衔:“我没事!”

    他身份特殊,有一点儿出格的举动都会被放大,变成难以说清的罪愆,她实在不能连累他。

    “我真的没事,”她声音里带着哀求:“你不要去。”

    江慕的两名同事已经赶来,见状赶紧把周父周母和苗妙拉去一边。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唐娜发了脾气:“她一个小女孩,你们几个大人合起伙来打她,像什么样子!”

    苗妙赶紧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摆着手说:“不是我……不是我的错,是她,”她指着顾碎碎:“是她在跟我炫耀,说她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就把周楠气死了!她笑话周楠心理素质差,早晚都会去跳楼!”

    她说着说着哭了起来:“是她害死了周楠,是她害死的!你们不能看她年龄小就不罚她!”

    周母赶紧帮腔:“是!就是她害死的!警察同志,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家楠楠做主啊!”

    顾碎碎明知他们根本就听不进去,可还是说:“我没有说过那种话!”

    苗妙根本不讲理:“就是你说的!就是你说的!”

    顾碎碎倔强地看着他们,眼睛里泛着层水光,但没有让自己没出息地在他们面前哭。

    两只手仍紧紧地握着江慕的胳膊,生怕他还会冲出去做什么事。

    江慕的情绪已经不如刚才那么激动,他转过头,看向站在他身边的女孩。

    女孩身形瘦小,形容单薄,校服裙下的两条腿细瘦笔直,在暗夜里都能看到白得刺眼。小腿上青了一块,明显刚才被人大力踢打过。一头长发细软蓬松,温柔地搭在肩上。却是有些乱,明显刚被人拉扯过。脸上微有红肿,甚至被指甲刮出了血痕。

    江慕浓黑的眸子沉了沉,移开视线。

    一只手伸起来,在她发上揉了几下。

    帮她抚平了微乱的头发。

    因为事情闹得不像样子,一行人被带去了警局。

    苗妙哭得很厉害,非要说是顾碎碎害死了周楠,扬言要找媒体曝光她,让她没办法再在杳城待下去。周楠父母对苗妙的话深信不疑,一致觉得确实是顾碎碎害死了她们的女儿。

    周母说着说着又要上去教训顾碎碎,被唐娜拦住。

    “警察同志,你要替我女儿做主,”周母哭着说:“如果不是她在学校里乱说话,败坏我女儿名声,楠楠她是绝对不会跳楼的!她从小就很聪明,总是不用怎么学习就能考第一,我们那些邻居有哪个不羡慕我生了个这么好的女儿。我不能看她就这么死了,拼了这条命不要,我也一定要给她讨个公道!”

    唐娜安慰着:“这件事情我们会查清楚的。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很多话都不能乱说。顾碎碎她一个高三学生,正是学习紧张的时候,你们毫无根据地指认她害死了人,她爸妈知道了也是要心疼的。你们放心,事情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我们不会包庇任何一个人。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们先回去等消息,等案子查清楚了,我第一个通知你们。”

    好不容易把人都劝走,只留下了顾碎碎一个。

    唐娜端起保温杯喝了一口,见江慕还在椅子里坐着没走,问:“你怎么不下班?”

    问完恍然大悟地“哦”了声,拍了拍自己脑门:“我差点儿忘了,碎碎是你妹妹。瞧我这脑子,这几年真是越来越不好使了。”

    顾碎碎低着头坐在不远处,听到“妹妹”两个字后睫毛动了动。

    “碎碎,”唐娜叫她:“快过来,让阿姨好好看看。”

    顾碎碎走了过去,停在唐娜身边。

    “真不愧是江慕的妹妹,长得就是好看。”唐娜笑得温和。

    旁边衣架上搭着件黑色的警服,顾碎碎扫了一眼,默默地想,这几次见到江慕,他始终只是穿着便衣。如果穿了警服,应该也是很好看的。

    想到她自己的身份,她开口解释:“我不是他的妹妹。”

    唐娜有点儿听不懂了:“不是?怎么会不是呢?”扭头看向江慕:“她不是你妹?”

    江慕扭头看了碎碎一眼,收回目光,没说什么。

    “那你们是认识的邻居?”唐娜说:“是我理解错了。江慕也是,说话说一半,都不讲清楚。”

    她取了支笔过来,开始做笔录:“你刚才也看见了,苗妙和周楠他们家认定是你间接害死了周楠。这几天我们去学校查访过,周楠死前,你们学校确实沸沸扬扬传着一个说法,内容是什么,你现在能说了吗?”

    顾碎碎揪着书包带子,头顶明晃晃的灯光打下来,在她柔软细腻的脸上扑出一层光影。

    “是……是在传……周楠和苗妙是一对。”

    她并不想谈论别人的闲话,把话说出来时有些艰难。

    唐娜点了点头,又问:“苗妙为什么认定话是你传出去的?”

    “因为……”

    顾碎碎抿了抿干燥的唇,低声说:“有一天上体育课,我肚子疼,跟老师申请回教室休息。我把门推开后,刚好看见苗妙正倚在周楠怀里。她们的样子很亲密,并不像是普通的朋友。被我撞见后,周楠倒是没什么,苗妙却很尴尬。从那以后,她对我的态度就不怎么好了。”

    “你目睹了这一幕,苗妙就觉得那些话是你传的?”

    顾碎碎点头,很真诚地保证:“可是我真的没有传闲话,我也不知道那些话都是谁说的。”

    唐娜不置可否,合上笔录说:“好,我都知道了。”

    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很晚了,你快点回去吧。宿舍暂时先别住了,回家去住几天。”

    她扭头看向江慕:“江队,把小姑娘送回去吧,你们不是邻居吗。”

    顾碎碎赶紧说:“不用了,我自己就能回去。”

    “现在天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家自己走不安全。”唐娜收拾了下桌面,把包拿上,扭头对江慕说:“你早点儿回家,连轴转两天了,再熬下去怎么受得了。回去好好休息一夜,明天再来查。好在离上头规定的时间还有两天呢,来得及。”

    江慕颔了颔首算是应了:“唐姐慢走。”

    听到唐娜往外走的脚步声,顾碎碎也很想离开这个地方。跟江慕分开已经有四年,她有点儿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他,尤其她还莫名其妙陷入了一件案子里。

    屋子里安静了会儿,总有一分钟的时间过去,江慕才从椅子里起身,一步一步朝她走了过来。

    随着他靠近,她心跳得越来越快。

    感受到他停在她身边,一片影子笼罩过来。

    “不是我妹妹。”他倾了点儿身看她,说话时声音低醇悦耳,带着让人耳朵发痒的磁性:“那是我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