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沉腰将灼热纳入*山村乱3伦

更新时间:2021-12-02 09:27:56

沉腰将灼热纳入*山村乱3伦

她手底下的人顺利把张淑芬救走之后那胖女孩这才假装发现了动静,带了一大队人马在后面穷追不舍。

不过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追到一半的时候那后面突然之间就有人从中作梗,导致后面追的那些人一时之间和他们拉开了距离,也就让张淑芬他们这伙人顺利的逃脱了。

张淑芬带领着他的人顺利逃脱之后直接回了城西花园的一座别墅里。

 文学



张淑芬之所以没有带他们去她的矿洞,是因为这些手底下面的人以前全部都是她母亲的人,也不是她自己手中曾经真实掌握过的势力。

还有另外一点,那矿洞里面的苦工全部都是张淑芬从牢里面弄来的死囚,本身就是将死之人,张淑芬许他们重金让他们一生都在这矿洞里面为她卖命。

所以那些人进去以后就不会再出来,那些进去的人也知道自己进去以后从此不会再出来。

不管怎么说那矿洞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底下的人到底忠不忠心,谁又能打保票?毕竟这世界上的人大都是自私自利的人,正应了那句古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张淑芬这些天在胖女孩这里被折磨得够呛,那胖子虽然没有对她用刑也没有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可是那监控视频却一幕幕的传来,仿佛如锋利的刀子一般,在她的心口扎了无数个小孔。

所以一回到花园别墅之后,张淑芬就只是回头对着众人说了一句你们各自散开,我有些累想要休息便独自回了房间。

不过这些人是他母亲临终前留下来的,已经把他们这辈子的工资全部都付清了,另外还派了一些人监督他们,只要他们不履行承诺的话,就会有人对他们施以极刑。

曾经也有人拿了钱直接想要逃脱,从此不受掌控。

可是事实是那人还没有逃出去,就直接被人用乱刀砍死了。

从那件事情之后,所有的人都不敢再怀疑张淑芬的母亲到底是不是真的安插了人过来管派他们。

最近他们也不知道是谁突然之间就收到了消息,说是张淑芬的后人有事情,让他们过去营救。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人也都不太愿意动,毕竟已经那么久都没有做这种事情了,谁又愿意把自己的脑袋随时挂在裤腰带上。

可是当天晚上就接连死了三个人,第二天等这些人得到消息的时候,那三个人的尸体早就已经被外面的野兽啃食的连渣滓都不剩。

这么一来这些人也不敢再怠慢,匆匆集结在一起,各自分工这才把张淑芬给救了出来。

这一下张淑芬一句话让他们离开,这些人自然是大喜过望,巴不得可以马上就逃脱这个鬼地方。

在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这些人就像是逃难的难民一般,纷纷从花园别墅里面逃离。

到了外面街道之后,那领头的人这才突然之间想起什么,突然之间把众兄弟给叫住了,说是要带他们去吃宵夜。

这么一来这一群人就闹哄哄的直接去了闹市区的繁华街道,占了几乎半条街。

另外一边,张淑芬她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直接沉沉的睡了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2天早上九点多钟,太阳透过窗户照射在她的脸上,一层灼热的气息将她唤醒。

可是之前的这一切却还是一幕幕出现在她的脑子里面,无比的清晰,挥之不去也抹不掉。

张淑芬用力捶了几下脑袋,却仍旧觉得脑袋晕晕沉沉的厉害。

老马的那一张脸似笑非笑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她以前如果是看到这张脸的话会觉得欣喜若狂期盼无比,可是此时此刻张淑芬记忆中的那张脸却让她觉得无比的恶心,甚至是想要挥拳直接痛扁过去。

时光荏苒,世事变迁,张淑芬从未想过她的第二段恋情也是以这样仓促悲哀的结局结束。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孙耀光的时候,是他从张绍成家里面逃出去的那一天,那时候的张淑芬浑身上下褴褛不堪,头发蓬松,脸上的污渍一块一块,看着就跟路边的乞丐无异。

张淑芬正巧被人追赶,没办法情急之下这才慌不择路的拉开了孙耀光的车门像是小猫一样的猫进了他的车里躲藏起来。

那张十分感动的是孙耀光并没有将她赶下车,而是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大衣轻轻地盖在她身上。

几天几夜都没有吃东西也没有睡过觉的张淑芬,在这一片温暖的大衣之下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等到张淑芬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孙耀光已经将她带回了家里,叫家里的保姆给她换了衣服,洗了澡。

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孙耀光托着脑袋在他床边睡着的情景。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虽然后来张淑芬只是随意的谢过了孙耀光就离开,从此改头换姓,换了另外一个身份自己独自创业建立起了诺大的一片家业,但是却一直以来都没有忘记孙耀光。

于是在某个被特意安排的巧合之下张淑芬和孙耀光两个人再一次碰面,于是爱情的火花再次燃烧成了熊熊火焰将两个人吞噬洇灭。

结婚之后张淑芬相信孙耀光,于是把自己手上的产业全部都交给他打理,她认为只要自己在家里做一个全职太太,从此尽量的少出门,不去抛头露面,那些人一定会找不到她,那她和孙耀光就可以长厢厮守,白头到老。

只是张淑芬没有想到这一切到最后竟然尽数的化为了泡影,她曾经相信深爱过的那个男人最后却拿着最锋利的刀子往她的心口捅,甚至是说尽了难听的话像是赶瘟疫一般的期待她离开。

她的第一段恋情也就在这么一个环境之下草草结束,她本来不会再相信爱情不会再相信男人,可是老马却像是那春天的一抹阳光沐浴在她的身上,让她倍觉温暖。

他就像是从寒冬腊月走过来的已经被冻得冰冷的人,突然之间钻进这春天的温暖当中,竟然就有些不知所措,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被老马折服,从此竟然毫无怨言的爱上了老马。

张淑芳以为,只要渡过了难关,走过了这一招,等到拨开乌云见日出的那一天,等到这一切噩梦结束的那一天,她就可以和老马长厢厮守,可是这一切也破灭了。

张淑芬这么痴痴的想着,不知不觉已经站起身走到那窗子前,她望了一眼底下,这才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早就不是住在5楼的高层,现在这处花园小径一低头就能看得到地面上清晰可见的石子以及路两旁开的正旺盛的鲜花。

老马和那胖女人一夜缠绵之后回屋睡了一觉,第2天早上就准备离开,那胖女孩也没有阻拦,甚至是一路相送到了门口。

就在临行离别的时候,老马将一张写满了房子的纸条塞到胖女孩手里:“这上面的方子你先抓着去吃,虽然实际的效果我还没有找人鉴定过,但放心这东西吃了不会有什么大事,最多的不良反应也就是闹肚子而已,你如果能坚持下去的话,假以时日一定可以减肥成功,我有点事先出去一趟,学徒的事情,到时候我再另外找时间安排安排!”

老马这半辈子风花雪月来风花雪月去,早就已经看透了人世中的种种,所谓的情情爱爱,若是常相厮守,便是情爱一生,若是两地分隔,哪怕是再多的爱,恐怕也敌不过寥寥的寂寞。

就算是和别人有了肉体之亲肌肤之亲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心之所向往,只要两个人能够在一起,只要可以一生一世,就算是有了一点瑕疵又有什么关系?

男人眼中的爱和女人的眼中的爱毕竟是不一样的,那些情情爱爱那些肉体之欢对于男人来说只不过是日常吃饭一般的随意正常,可对于女人来说这东西圣洁如雪山上的白莲花,不可亵渎。

所以昨天那事对于老马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不会也不可能影响到他对张淑芬的那一份感情。

所以这一次出去他打算不靠任何人,单凭自己的能力找到张淑芬。

在那监牢之中有一个人,已经许可他许多次愿望,只要老马替他做一件事情,那人就可以许他荣华富贵势力无双。

老马没有多想,从胖女孩家里面出来之后便直接去了大牢。

在经过一番手续和填资料之后,20分钟左右的时间,老马便到了监牢当中,他对面坐着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家。

那老人家目光如钩,看得人心慌慌,后背竟不觉得起了一层冷汗。

“怎么啊?终于想通了要帮我做事情?”那老人一开口声音沧桑无比,似乎是千年的老树皮互相摩擦发出来的沙哑声。

“对呀,我现在有求于你,自然要听命于你,你那个时候不是说了吗?只要我帮你做一件事情,你就可以给我权力和势力,不知道这句话还当不当真?”老马面无表情,淡淡的一笑,缓缓问道。

“当真,怎么不当真,这东西你拿着,按照我说的找的那个人,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跟他说,他会替你办妥!不过一个月之后,我要听到那个人的死讯!”白发苍苍的老头暗自一笑,那眉眼之间露出一抹凶意,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老马点点头,目光有些沉重的看了一眼,那老人递过来的一枚小令牌。

之前的老人曾经跟他提到过,只要拿着小令牌找到一个姓李的人,这心里的人就会听令于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