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老板等不及了在车里做文章

更新时间:2021-12-02 14:37:11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老板等不及了在车里做文章

吃完最后一口面后,楚斯年用湿巾纸擦了下唇,冷不防开口:“音音这份方便面应该很贵吧?味道还不错。”

    “啊?”

    刚偷看了一轮就被问话,苏婉音条件反射考虑的问题是有没有被他发现自己偷看他,嘴上没有门把的回答了他的问题:“对啊,我平时吃的方便面4块钱一桶,你这个30块一桶,我长这么大……”

    ‘都没吃过这么贵的。’这几个字直接消音。

 文学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苏婉音默默闭上了嘴巴。

    大意了,楚斯年居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土,连方便面都知道。

    “还没到上班时间。”楚斯年眼里的戏谑一闪而过,没有顺着被拆穿的话题继续下去。指了一下办公室里休息间的位置:“要睡午觉去那里吧。”

    老板让女员工睡自己的休息室,怎么听怎么都不怀好意。

    楚斯年回到办公桌前坐下见她愣在那里没动又道:“床上用品是新换的,我还有工作不会用休息室。”

    那也不是她能睡的。

    苏婉音:“没事,我不困。”

    楚斯年:“不想睡就去拿水果吃。”

    专门给老板准备的,她一个秘书吃了恐怕会消化不良。

    苏婉音:“不用。”

    见她依旧不动,楚斯年沉吟片刻低笑出声:“音音该不会是害羞不敢去拿来吃?”

    妥妥的激将法。

    好吧。

    她还真的吃这一套。

    “谢谢楚总,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反正冰箱里的水果看起来很好吃,她从小喜欢吃水果,不会亏。

    她到茶水间洗了些水果切好后装成了两盘。端了一盘给楚斯年,出钱的人理应有资格尝尝的。

    本来以为和楚斯年一起工作少不了会被膈应又或者调侃,怎么也没想到他看起来不靠谱,在工作上却极其严谨,公私分明,对她也严格。

    在他的引导下,苏婉音工作上手很快,花了一个下午就将法国分公司近期的相关业务整理得井井有条。

    不得不说,一整天下来,撇开两人过去的恩恩怨怨来看,这份工作和她是完全对口。

    挑战很多,机遇也很多,称得上万里挑一。

    最主要是仅仅一个下午,楚斯年教会了她很多东西。

    时间过得很快,下班时间一到,手上的工作处理得差不多了,楚斯年在喝茶休息没有说要加班什么的。

    苏婉音:“楚总,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下班了。”

    楚斯年:“你家还是住在锦江花园的吧?”

    突然问她这个做什么。不会真的要上门去看看吧。

    苏婉音思索着该怎么回答。

    楚斯年本来是无心的问一句。见她一脸防备的样子觉得可爱。

    来了兴致,他拿起车钥匙:“走吧,我送你,正好去看看南老师和苏教授。”

    今天才被爸爸和妈妈教育了,这要真将他这种‘别人家的孩子’带回家了还得了。

    苏婉音立马拒绝:“不用麻烦楚总了,我们不顺路。”

    “顺路。”楚斯年说:“我现在住的地方离锦江花园很近。”

    “……”

    一般人听到这样拒绝的话怎么着也会明白主人家的不乐意,也不会再提。

    倒是忘了楚斯年这个厚脸皮不是一般人。

    苏婉音想也没想撒谎道:“没有,我们早搬家了。”

    “搬哪儿了?”

    “渭水年华。”

    乱说一个小区被多问两句指不定出漏子。苏婉音干脆说了赵鹿溪现在住的小区名字。她经常去她那里玩,对小区很了解,最重要的是这个小区和她家是相反方向的,一点也不顺路。

    楚斯年眯了眯眼:“搬去那儿了?”

    苏婉音一本正经点头:“嗯。”

    正要开门的楚斯年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她,眼里多了一抹促狭:“可是昨天我看见你的个人简历上填写的住址还是以前那个。”

    苏婉音:“……”

    稳住。

    “我没太注意。”她理所当然道:“可能是刚搬家不久,我写以前那个地址写习惯了。”

    楚斯年的那抹促狭更明显了:“真搬去渭水年华了?”

    “嗯。去年年底搬的。”说出来的谎话跪着也要圆回去,苏婉音有模有样地叹了一口气:“真可惜,不然还能和楚总顺路回去。”

    “不用可惜。”楚斯年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笑的温柔:“我和音音真有缘。”

    “哪里有缘?”

    苏婉音不明所以,盯着钥匙上金钱堆积起来的车标,感觉到了一股不详。

    “去年渭水开盘的时候开发商送了我一套别墅,我刚回国不久,现在还住在老宅的,正打算过几天搬过去。”楚斯年安抚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所以音音别觉得可惜,过不久我们就能顺路了。”

    “……”

    苏婉音瞬间有一种直播吃了屎的感悟。

    楚斯年怕她不够堵似的,火上浇油又来了一句:“为了感谢音音特意准备的午餐,正好我一会儿没事,今天我送你吧。”

    “……”

    在老板面前说谎被反将一军怎么办?

    不管楚斯年在渭水是不是真的有房子,苏婉音只知道自己没有,反观他的话,只要有想法就会有。

    毕竟资本当道,她是社畜。

    苏婉音沉默的想着该怎么给自己收尾的时候手机响了,是赵鹿溪打来的。

    她忙不迭的接起了电话,赵鹿溪的声音响起:“苏婉音,你今晚还是去我那儿?我一会儿要路过臣影,你要去的话下班了在大门等我,我顺道把你载回去。”

    苏婉音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觉得赵鹿溪像个仙女。

    人美腰细腿长品格好,声音堪比歌姬一般动听,行为堪比雷锋一样高尚。

    “我下班了,我马上来。”按耐住内心喜悦,她朝楚斯年感谢道:“谢谢楚总,我朋友来接我,就不麻烦您了。”

    两人一起走出办公室,又走进电梯。

    苏婉音按下一楼,想到停车场在负一楼,楚斯年肯定要去开车的,心虚做怪的又按了一下负一楼。

    6点下班,两人在办公室耽搁了十多分钟,避开了下班电梯高峰,此刻24楼进电梯的只有他们。

    电梯门关上,两人一起处于这种密闭空间,她不怎么自在。

    楚斯年浑身的懒意倒是浓郁了许多:“你和赵鹿溪倒还是那么好。”

    她确定刚才通话间没有提到赵鹿溪的名字,不知道他是怎么猜到的。

    点了点头。

    楚斯年就那样懒洋洋的看着她,眸底有些异色。

    苏婉音有一种他好像有话要和她说的感觉。

    心绪不宁的等着他开口。

    “你……”

    “叮”的一声,打断了楚斯年的话。

    电梯停在了17楼,门打开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

    “楚总。”

    男人看见楚斯年立马上前,两人就工作开始了对话。

    苏婉音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直到电梯到了一楼,给两人打了个招呼后,她迫不及待的离开了。

    身后的视线心不在焉的跟随她的背影。

    中年男人简单说完手头一个小项目方案后见他没有反应,硬着头皮问:“楚总,您觉得这个思路怎么样?”

    电梯门渐渐合上,楚斯年收回视线:“可以,把策划案做出来。”

    “策划案做好了,明天给您。”中年男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松了一口气后便来了些闲情逸致:“刚才的小姑娘是早上那位翻译吧?还这么年轻控场能力都这么好,太难得了。”

    “还好。”楚斯年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那双桃花眼里流转着一丝异样的华光:“可能是她从小胆子大不怯场吧。”

    从……小……?

    不知为何,中年人总觉得这位年轻的副总裁在谈起小姑娘的时候,明明平日里对人情世故漠不关心,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类似于……一个人有个珍贵的宝贝,别人百般夸奖,他心里高兴得很,面上却还绷着淡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