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网恋奔现破了-日出水了好深好涨

更新时间:2021-12-02 14:38:39

   江慕终于满意,心情好了些:“小白眼狼迷途知返了,还知道叫我一声哥。”

    借着屋里明亮的灯光,顾碎碎看到他右边脸上有道细小的伤痕,似是刚受伤不久。眸光一动,问他:“你受伤了?”

    “这儿?”他毫不在意地拿拇指指腹蹭了下那个伤口:“没事儿,你没看见都快好了?”

    他过去拿了外套:“走,哥哥带你回家。”

 文学

    他像以前那样,很自然地要去牵她的手。快碰到时突然想到她如今已经长大,不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

    伸出去的手收回,插进裤子口袋里。

    顾碎碎在他后面跟着。到了停车场,他把副驾驶门打开,看着她坐上去。

    车子驶上街道,顾碎碎总忍不住去看他脸上结痂了的伤口,想也知道这几年他肯定受了不少伤。

    他穿着黑色短袖,能看到领口里有黑色的线绳,应该是她送的那条平安玉坠。再往上看,猝然看到他颈下凌厉的喉结。

    她赶紧收回视线,手无意识地握了握。

    “小丫头,”他看着前方,漫不经心开口:“这几年去哪儿了?”

    顾碎碎还记得谈媛跟她说过的,不能让江家任何人知道她们的下落。

    “就是……不在杳城。”

    她说得很敷衍,江慕也没再继续问,视线下移,看了眼她小腿的方向。

    女孩安安分分坐着,格外安静温柔。

    车子停在一家药店前,他解了安全带:“在这等着。”

    临下车前又不放心地强调:“别乱走。”

    顾碎碎乖乖待在车上,看到他走进了药店。

    很快提着个袋子回来。他打开车里的阅读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抓住了顾碎碎左脚脚踝,没用什么力地往前一拉。

    她吓了一跳,抱着书包往后仰:“你干什么?”

    江慕没说话,倒了点药水在手心里,贴上她腿部淤青的地方,打着圈一下下揉着。

    顾碎碎僵滞下来,感觉心跳随着他手上动作愈渐失控,快要事无巨细地暴露在密闭的空间里,昭告她不可见光的心思。

    江慕手心温热,托住她的小腿帮她敷药。

    她人很瘦,腿部线条优美流畅,又细又直。肌肤洁白如玉,在阅读灯照耀下发着荧荧的白光,被他按住的那块地方却青紫一片,像是上好瓷器上的裂纹。

    他眼神暗了暗,把她腿放下。

    “记得自己敷。”

    他把药给她。

    “好……”她咽了口口水:“好。”

    像是多说一个“好”字,就能证明自己其实并没有紧张一样。

    车子驶上公路。江慕始终都很沉默,如果仔细看,能看到他眉心微微拧着,眸光有些失焦。

    顾碎碎想起刚才在学校的事。他性子虽冷,脾气却格外好,从不会轻易发脾气。可是刚才在学校里,他差不点忍不住跟苗妙和周母动手。

    完全不像他。

    她担心是因为自己被打,他才会不开心,想说些什么打破现在沉默的氛围。

    “这是哪儿?”她往窗外看了看:“好像不是回我家的路。”

    江慕这才发现自己开错了方向。

    他在下个路口把车调头,沿原路返回。兜个很大一个圈子,重新开往顾碎碎家的方向。

    “你刚才打算带我去哪儿?”她往声音里放了些欢快的埋怨,妄图以此说明自己一点儿事情都没有:“一直在乱走。”

    江慕其实是习惯性把她往家里带,直到她问才恍然记起,她现在并不住在他家。

    “哥哥不是在乱走,”他很正经地胡说八道:“哥哥是在带你兜风。”

    顾碎碎没有拆穿他。见他神色缓和了些,心里放松下来。

    江慕把她送回家,一直送到门口,目视着她进去。

    顾碎碎开门时屋里漆黑一片,一盏灯也没有亮,明显家里没有人。

    她觉得自己应该礼貌性地请他进屋坐坐,可现在已经很晚,刚才又听唐娜说他有两天没好好休息,觉得应该让他早点儿回去。

    她把灯打开,回身看他:“谢谢你送我回来。”

    江慕:“你妈妈呢?”

    “她应该早就睡了。”

    做刑警这几年,江慕最会的就是察言观色,不用想就知道她是在撒谎。他没有拆穿,只说:“把门锁好,明天哥哥来接你上学。”

    “不用了,我可以坐公交车去,这里离学校不是很远。”

    江慕默了几秒,说:“行。”

    他转身要走。

    这时隐约听见顾碎碎家里有些动静,他耳朵一向灵敏,回身看了眼:“家里有水没关?”

    “不是啊。”

    顾碎碎奇怪地跑过去看,推开卫生间的门,发现屋顶竟然漏水了,水流滴答滴答地不停往下淌,已经在瓷砖上积了厚厚一层。

    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有点慌,想进去看看。江慕把她拉回来,问:“家里有没有能接水的东西?”

    “我去找找。”

    她去阳台翻出一个木桶,江慕接过去,搁在卫生间里暂时接水。

    “应该是楼上住户的原因,”他担心积水过多会漏电,把家里的插座开关切断:“你先在这等着,我去问问。”

    顾碎碎弱弱地应:“好。”

    他刚往外走了一步,又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下,转回身:“跟我一起去?”

    顾碎碎确实有些害怕,不想一个人待在这个漏水的房子里,闻言赶紧朝他跑了过来:“好。”

    在这个时候,江慕才看到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女生脸上应有的柔弱和无措。不管装得多坚强,本质上都不过是个遇到一点儿小事就会惊慌失措的小女孩。

    他带着她去了楼上,在门口拍了半天的门,一直都没人出来应声。最后去楼下找了物业,让物业联系那家人。

    物业沟通一番后放下电话,对江慕说:“对不起先生,应该是他们出门的时候忘记把水龙头关掉了,他们很快就会回来处理的,先生稍微等一会儿吧。”

    江慕抬手看了看腕间的表,已经十点半了。

    顾碎碎肩膀上还背着书包,里面装了今天回来要做的一套卷子,可是直到现在也没能找到一张书桌。

    他把她带到一边:“我送你去我妈那边住一晚?”

    “不用了,我家应该还是能住的。”

    “我已经叫了修理工过来,”他说:“会在明早之前把漏水的地方补好。你既然不想去我妈那,我还有套房子,你可以去休息一晚。”

    没等她回答,他带她往电梯处走:“回去拿套换洗衣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