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古代多夫全肉*穿越一女多夫好涨

更新时间:2021-12-03 10:08:48

 古代多夫全肉*穿越一女多夫好涨

宁若点头:“嗯,刚完呢,伯伯怎么了?”

    “完了就好,快来来来,跟着伯伯去见些人,这次来的可都是业界知名人士,领导级别的,快跟伯伯去认识认识。”

    宁若有点懵,但意识到事情重要性,连忙打起十二分精神跟着过去。

    到了后台的会客室前边,宁若声音有点紧张地问:“伯伯,这次都是谁啊?上次吃饭的几位前辈吗。”

    “不全是,还有一些其他行业的顶尖人物,打个照面对孩子你以后没坏处的。”

    宁若想到了上次,吃饭时候很多叔叔阿姨在,都是她的长辈,她爸妈也很关心这件事,为了孩子前途到处在铺路。

 文学

    经过一面镜子,宁若好好地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领口,理好头发,确定形象无误才跟着何伯伯进去。

    推开门走进去时,里面是几个人的说话声,大家都坐在各自的座椅中,悠闲地探讨着业内的事情。

    所有声音随着宁若的进入而慢慢歇止,大家朝门口看了过来。

    也是那一刻,宁若看到了最边上位置的男人。

    他戴着一副银丝边眼镜,衬衫袖口微挽,斯文有礼,长腿随意交叠,有种只可远观不能亵玩的疏冷感。

    他们的视线一瞬撞上,男人的眼睛有了镜片的衬托如冷光乍现。

    宁若的心没由来抖了抖。

    何伯伯很快招呼着她,说:“主任,这是我远房侄女宁若。若若,快来跟长辈们打个招呼。”

    她没时间多看,余光被众多的身影隐没,然而熟悉的身影依然刻入了脑海。

    她在想,真的是段老师吗。

    前面的叔叔伯伯们,宁若都是礼貌笑着一个个喊过去,很快就轮到了段淮这儿。

    何伯伯介绍:“若若,这是段医生,也是位副主任,和你伯伯以前都是一个大院的,这你应该得喊声叔叔。”

    宁若还没反应过来。

    旁边立马有人调侃:“段医生了不起就二十六七,喊叔叔?别把人给喊老了。”

    何伯伯愣了下:“是,小淮喊我都得喊伯伯呢,比若若也就大个四五岁吧?那喊哥哥。”

    说着,一杯花茶就被端到了宁若手里。

    明显看得出在场的都是些连何伯伯都得客气对待的角儿,他又希望宁若在这些人面前能落个好印象,为日后前程有好处。

    手指感受着茶杯边缘的温热温度,又猝不及防近距离撞进段淮那双平淡无波的好看眼眸。

    宁若紧张得手都有点抖了:“我觉得都是长辈的,我就喊老师吧。”

    伯伯高兴,连连点头:“哎,老师,那就老师。”

    大家都热络地各自说着话,何伯伯也马上去招呼起别人。

    宁若慢慢把茶给敬上去,要搁到桌子上时手抖了下,差点给泼了,还是段淮及时伸手扶了下,胳膊感受到他掌心温度,宁若的心又是一跳。

    “小心点。”他说。

    宁若低着头,轻嗯了声。

    没人看见,段淮又不动声色把手拿了回来。

    “没想到这么巧,段老师也会在这儿。”宁若知道能坐在这儿的绝对是非一般的人物,刚刚伯伯还说段淮是以前大院的人,那想来,他家里条件肯定也非同一般,否则不可能伯伯都得巴着。

    她之前搞出那么多乌龙,跟人那么闲散地聊天,结果人家还是她长辈,这下都完了。

    宁若说:“早知道老师背景是这样,我之前就不那么唐突了。”

    “唐突什么?”段淮笑看她。

    宁若想说话,又听他轻轻说:“我刚刚还以为你真会喊我一声哥哥。”

    “我……”

    “是不是年龄有点老了,不太能配得上。”

    宁若的心尖子紧凑地往上悬了悬。

    他这样温缓的口吻说这种话,叫人觉得他还挺想听她喊哥哥似的。

    宁若干笑了声:“段老师很年轻,只是我怎么能瞎喊。”

    段淮盯着小姑娘,从她那点笑里看出了些局促。

    还是有点勉强吧。

    他垂下眼眸,轻弯了弯唇:“我那会儿看到你和赵卓津在一起了。”

    宁若说:“是、是吗。”

    他轻嗯了声。

    俩人没多久说话时间,一会儿工夫,何伯伯又招呼着宁若过去了,她收起视线,没再敢瞎瞟。

    –

    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十分钟之后。

    宁若松下心去拿东西,那会儿赵卓津一直站着的地方已经不见他人影了,宁若拿出手机去看,他二十分钟前给她留了言:[我在停车场等你。]

    宁若没回,看了几秒钟关上手机,正要出去时却在走廊碰到顾升右。

    长发女人穿回平日里的私服,坐在外头长椅上勾着高跟鞋去穿,宁若出来时看了她几眼。

    宁若熟视无睹地走过去。

    顾升右忽的说:“别以为把赵卓津勾过去就没事了,有的人本事就在那儿,一辈子也就局限在那儿。”

    宁若脚步停了住,淡道:“那也比有的人要好,不无聊的人都在忙工作,无聊的人,脑袋里也就那点男人事儿。”

    “你——”

    宁若懒得吵架,背起背包走了。

    其实多数时候不是不会吵架,就看愿不愿意去理那些无聊的人。

    如果赵卓津的初恋是什么豁达大度的人,说不定她心里还会有点落差,觉得自卑,可现在看了对方这样,她反而内心更没什么波澜。

    因为心底清楚谁不如谁,总不可能是她。

    宁若本来还想和姐妹说说这事,刚拿出手机给卫寒发消息,可能说到顾升右时脸上表情没控制住,刚好在门口遇到段淮。

    一身黑色外套的男人隐在晚风中,她差点没认出来。

    “谁欺负你了,怎么这种表情。”段淮问。

    宁若收起了手机,说:“没有,老师怎么在这儿?”

    “刚刚跟李主任过来,他有事先走了,我就在这儿散了会心。”

    段淮问:“是要去公交站吗,一起?”

    这两天温度升了一点,晚上气温没那么低,但也有点风,吹在身上凉凉的,不像之前那样刺骨。

    路边是街灯,川流不息的车辆,宁若和段淮就在路边上简单相伴,走了一段。

    “那会儿,怎么不过来说话?”段淮手揣在口袋里,低着头,出声问。

    “嗯?”宁若愣了下,才明白他是说她进去后在边上站着的那段时间。

    她怕尴尬,叫完各种老师主任的就跑伯伯旁边站着去了,手机不敢玩,话也不敢说,像个小二愣。

    当时段淮仍然坐在那儿,全程没说什么话。

    宁若是可以过去和他说会话的,既让伯伯知道他们认识,在心里对她刮目相看,又能让其他前辈惊讶她和段淮认识,对她多一些印象。

    只是,她有点怕。

    虽然认识,可段老师如果不想和她说话呢,没有话题,不是尴尬硬聊吗。

    宁若说:“我觉得,这种场合还是不能随便走动吧。”

    “嗯,其实我也只是问问,那会你演出的时候我在底下,看到你出场了。”

    “啊,真的吗。”

    “是啊。”

    宁若有点受宠若惊,没想到他之前说有机会来看自己演出只是客套话,现在却真来了。

    “只是个小角色,也没有多少占比,让老师见笑了。”

    段淮说:“再小的角色也有存在的意义,你演的挺好的。”

    宁若有点羞赧:“谢谢夸奖。”

    段淮又问:“话说回来,你和赵卓津和好了吗?”

    “还没有。”

    “你没原谅他?”

    “他今天确实来跟我解释了很多,也道了歉,我才知道原来有些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只是,我还在犹豫……”

    说着,宁若又添了句:“有可能吧,毕竟之前那么喜欢过,要真放下,好像有点难。”

    段淮垂眼,说:“那提前说声恭喜。”

    宁若讪笑:“这有什么恭喜的,也不是结婚,只是谈了个恋爱。”

    她又问:“段老师呢?”

    “嗯?”

    “我才知道,原来您职位那么大,估摸着我伯伯都得仰仗你吧,现在长辈们关心晚辈的方式大多就是安排相亲,您这么高成就却一直单着,也难怪他们惦记着给你找女朋友呢。”

    段淮低着头,嗯了声:“确实。”

    宁若又笑:“那就提前预祝段老师能找到心仪合适的女朋友吧。”

    段淮看了她一眼,弯唇笑笑,也没多说。

    很快宁若又说:“我快到公交站了,那……老师我就先走了。”

    “我车在马路对面,我送你一趟吧。”

    “算了,坐公交也很快,就不麻烦老师了。”宁若又想到什么,说:“等会儿说不定赵卓津还要来找我。”

    段淮听到她提对方,自然也听懂了她意思,也没多求。

    “那好吧,我先走了。”

    宁若点点头。

    很快段淮就走了,宁若目送着的,看着他随着风,清冷瘦颀的身影慢慢隐入夜色里。

    走得很快,就像他们这段路一样,没说几句话,她也赶不上他的脚步。

    宁若想,段老师人是很好,可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有着代沟,和身份上难跨越的。

    所以界限得清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