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英语老师让我好好玩你(陶樱)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12-03 15:14:13

  英语老师让我好好玩你(陶樱)全文章节列表 

  陶樱本想坐下的脚步一顿,显然没反应过来还有人能光天化日之下抢位置。

    小姑娘瞪着黑葡萄似得眼珠子,目瞪口呆的茫然样子是有些让人心疼。

    景宁天咬咬牙,但是为了母胎单身的沈老大的爱情,值了。

    “你让开,让我的樱樱宝贝坐这里。”郗子桃根本不买景宁天的帐。

    “别啊,对了,你尝尝这个鸡尾酒,你不是一直想喝的吗?INS酒吧里每桌只限一杯的玉龙雪山。”景宁天说着推了杯蓝色冒着丝丝白气的酒到郗子桃面前。

    郗子桃的视线一下子被酒吸引了过去。

 文学

    “陶樱,你坐这边来吧。”胡天腼腆地冲陶樱一笑,指了指沈宥和他中间的位置。

    “好。”陶樱点点头,坐了过去。

    郗子桃点了许多度数低的果酒,看上去花花绿绿,装酒的杯子也形状可爱,陶樱跟着也喝了不少。

    她喝果酒喝得有点多,同郗子桃说了一声,便起身离席去卫生间。

    酒吧的走廊在外面,穿过安静的后花园,隐约有音乐声在这夜色里响起。

    一个姑娘的侧脸在前面的拐弯处一晃而过,恰好被从卫生间出来的陶樱看到。

    那侧脸竟有几分熟悉。

    她好奇地跟了上去,前面的姑娘喝的有些醉了,被另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女生搀着往前走。

    陶樱看到了姑娘的正脸,是安长思?!!

    她不是在和男朋头去游乐场玩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思索间,黄头发把安长思搀进了一个包间。

    在开门的一刹那,陶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男人的嘻嘻哈哈声,隐隐约约还有安长思的尖叫声。

    陶樱一惊,咬住下唇,看了一眼包间号,将房间号发给了郗子桃的微信上。

    她深呼一口气,推开门。

    房间里有一种奇怪的味道,陶樱脸色变了变,正对着门口的沙发上,安长思被一个手臂上纹着乱起八糟图案的男人搂在怀里。

    沙发上,地毯上的男男女女忘情地深吻着,没人注意不速之客陶樱。

    直到陶樱伸手把安长思从纹身男怀里拉出来,众人才发现进来了一个不认识的人。

    “你谁啊?”刚刚那个黄毛女腾地站了起来。

    纹身男坐在沙发上,没说话。显然,他是这里的老大。此刻,他透过袅袅烟雾盯着陶樱。

    “这是我妹妹。”陶樱指指安长思,“我来接我妹回家。”

    安长思眼神迷离,显然是喝了下了料的酒了。

    陶樱神色一冽,抬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液体泼在安长思的脸上,冷声问,“清醒了吗?”

    众人皆是一愣。

    安长思一个哆嗦,看向陶樱,眼中渐渐聚焦,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跟我走。”陶樱拉住她的手,不假思索准备先溜。

    “等等。”纹身男突然开口。

    “怎么了?”陶樱只得停下。

    “你妹妹欠了我们的酒水钱,要么现在还清,要么用身子抵。”纹身男毒蛇一样的目光缓缓打量着陶樱,从头到脚,眼里露出些许惊叹。

    “多少?”

    “两万。”

    “两万的酒水钱?”陶樱不可置信,“能把账单给我看一眼吗?”

    身后的安长思扯了扯陶樱的衣角,小声道,“我没有…..是我同学要带我来的……”

    “我打个电话,我朋友马上就带钱过来。”陶樱正色道。

    “就现在。”纹身男敲了敲桌子,旁边的一个男人示意,劈手夺下陶樱的手机。

    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陶樱咬牙,如果没有安长思在,她真恨不得手撕了这种杂种。(作者:第一女打野的气势出来了。)

    她抬头道,“那麻烦把手机还给我,我给你转账。”

    “要现金。”

    又是故意刁难。

    陶樱眯了眯眼,余光偷偷算好了从这到门口的距离。

    “跑!”她猛推一把安长思,拉开门先将人推了出去,自己再跟上。

    只要跑到里厅大声呼救就可以了。

    这样想着,她猛地又推了安长思一下,下一刻,一阵剧痛袭来,她被人拽住了马尾辫,扯进了包间里。

    包间门重重地在她眼前关上。

    她头皮发麻,暗暗道怎么这么不懂惜香怜玉,估计给她揪掉了不少头发。

    将她拎回来的人一松手,她就跌进了刚才纹身男坐的沙发上,那股奇怪又恶心的气味更浓了。

    陶樱有些想吐,谁知道这沙发干净不干净,她爬起来想下去,有人在她膝盖处踢了一脚,她又跌到在沙发上。

    “老大,这个小妞这么大胆不听话,她妹妹又跑出去了,要不我们拍点那种照片要挟她?”黄毛女跃跃欲试。

    纹身男站在陶樱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末了,重重一点头。

    黄毛女带着包间里的几个社会打扮的女生笑着走上前来去拽陶樱的裙子。

    他们是要…..陶樱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酒吧里有些冷,陶樱特地罩了一件小风衣,此时小风衣在挣扎中被黄头发扯掉露出里面的奶贝色圆领无袖小洋裙。

    包间里灯光是水晶蓝色,打在少女纤细修长的脖颈上,像是细细密密的蓝莓奶油,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咬一口。圆领裙露出的两块小巧的锁骨将她的甜美和小性感恰到好处结合起来。

    包间里的男人们齐齐地吸了一口气。

    一个男人上前,色眯眯地瞅着陶樱,对纹身男说,“老大,这小妞你玩完了让我们都玩玩?”

    “是啊,大哥,这是极品呐。”有人跟着附和。

    黄毛女颇感意外,以往碰到的姑娘被她们这么动手脱、衣服早就尖叫挣扎了,这是面前这个淡定地有些过分了。

    她示意手下的小太妹抓住陶樱的手腕,然后去解她的裙带子。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响起,完全不拖泥带水,堪称耳光中的上上品。

    众人一愣,寻声望去。

    黄毛女不可置信地捂住脸,瞪着陶樱,这个小丫头敢打她?

    “你敢打我?”

    小姑娘的一手拎着半掉的裙带子,一边往后缩了缩平静地看着她。

    “真没用。”纹身男观赏良久,一把推开黄毛女,像是忍耐不住饥饿的野兽一般缓缓逼急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小姑娘。

    “喜欢打人?”他缓缓笑了,一把抓住她的两只手手腕,拉到一起,摁在沙发上。

    纹身男也笑,用力捏住陶樱的下巴,扭过来。

    男人的力气太大,陶樱挣扎不动,眼见他凑过来臭烘烘弥漫着烟味的嘴唇就要亲过来,她急中生智,一脚踹在他的腿上。

    纹身男被她踹着也不恼,反而更用力的低下头。

    “砰砰砰——”这时,包间外响起了敲门声。

    包厢内的人皆是一顿,纹身男也愣了一下,旋即眼神透出凶狠的目光,再次把陶樱的头扳过来,亲了下去。

    不要!!!

    “救命!!!”女孩凄厉的尖叫划破长夜。

    门外,酒吧的工作人员额头上的冷汗都要滴下来了,他几番敲门无人理会,身边的男生眼神

    冰冷恍若实质般刺在他的背后,他真的快扛不住这威压了。

    这包间里头的客户又是他们的VIP客人,他真是哪头都得罪不起。

    “你到底好没好?”郗子桃沉不住气,“我们同学在里面呢?万一出了意外你能负责?!!”

    “不是,这是客户的隐私,我们已经去和经理协商了……”他余光又见到沈宥的脸色,惊慌道:“这位先生,请等等,您别——”

    沈宥突然发力,一脚踹向房门,哐当巨响,门后的反锁铁片生生被他踹断,门板倒塌。

    里面的男男女女尖叫着四处逃窜,他一眼看到了那个小姑娘,可怜兮兮地蜷缩在沙发上,风衣被撕得粉碎。

    他心头一紧。

    生平头一次乱了心绪。

    而她面前的纹身男捂住两腿中间,眼睛翻白,往后仰躺了下去。

    郗子桃慌忙上前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陶樱身上,不停地问着她有没有不舒服,伤到哪里了没有。

    酒吧的安保,随后而来的警察,蹲在地上的男男女女慌乱成一团,陶樱一眼就看到一个寂静而高挑的身影,卓然不凡,他站在茶几边,一动未动,清润的黑眸却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他们的目光隔着喧嚣拥挤相撞,久久没有错开。

    小姑娘努力抬着头看着他,唇瓣毫无血色,突然地,弯了弯唇角,冲他扬起一个灿烂地笑容。

    他静默无波的眼瞳颤了一下。

    她在用口型对他道:别担心,我没事。

    酒吧的保安陆续将屋子里的男男女女都制服住。

    不一会儿,警方的人问清楚事情的缘由后,拍了拍安长思的肩膀,“小朋友,下次不能轻易相信别人了,知道吗?”

    安长思应了,看了坐在旁边的陶樱一眼,她身上披着郗子桃的黑色外套,看着面前的水晶茶几发呆。衣服太大,她拉着外套的手还在微微发抖。

    那个男生正在警察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就是那个一脚踹开门的男生。

    看着斯斯文文,在听到陶樱那声尖叫之后,发了狠,眼中的狠厉之色看得她心惊胆战,生怕他迁怒到她身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