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晚上被赶得走不了路*修仙艳旅

更新时间:2021-12-03 15:27:57

    桑佳欣一袭纯白的曳地长裙,黑发如缎,被一众千金小姐们簇拥在中心。

    “亲爱的,生日快乐!今晚沾了你的光,我们才能坐上郁忱川的这艘游艇,太棒了!”

    “就是,这还是国内第一艘氢动力私人定制游艇吧,听说这艘游艇不烧油,全靠液态氢驱动,唯一的排放物只有水,超级环保的。”

    “我记得当时郁忱川买下这艘游艇时还上了热搜呢,好像是花了多少亿来着?”

    “6.8亿美元。”

    “对对对,6.8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就是四十多亿呢!亲爱的,你和郁忱川的关系真好,这么奢华的私人游艇,他二话不说就借给你开生日聚会了耶。”

    桑佳欣唇边含着淡淡的笑意:“郁先生很大方,过后我得好好感谢一下他。”

 文学

    “怎么感谢啊?我看就以身相许得了。”有人起哄。

    桑佳欣脸红:“你们别乱开玩笑啦!”

    “亲爱的,我听说郁忱川今晚会来给你庆生,是不是真的啊?”

    “我当然是希望他能来,”桑佳欣眼底忍不住漫上几分期待,“他应该……会来的吧。”

    话音刚落,宴会厅的大门便被分立在两侧的侍者缓缓推开了。

    桑佳欣的目光立刻随着众人一起看过去,然而出现在视线尽头的人却不是郁忱川。

    桑贝踩着一双细高跟,在众人的视线聚焦下,摇曳生姿地走进了宴会厅。

    一袭黑色的丝绒长裙优雅贵气,掐腰的设计将那曼妙的细腰勾勒得不盈一握。

    她雪肤红唇,一双眼尾上扬的狐狸眼潋滟生波,黑茶灰棕色的长发打着卷落下,比法式卷发的卷度稍大一些,尽显风情。

    一边脸颊旁的秀发被拢在耳后,露出一枚缀在白润耳垂上的满钻耳坠,随着她的走动,耳坠上的细钻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在北城,桑家也是有名有姓的豪门,虽然不及郁家树大根深,但想要攀附桑家的也不乏其人,桑贝作为桑家的正牌大小姐,在名媛圈一直十分受追捧,走到哪里都有人奉承讨好。

    在场几名男士的目光落在桑贝身上,眼里或多或少都流露出惊艳之色,而原本凑在桑佳欣身边的大小姐们纷纷回过神,热情地朝桑贝围过来。

    “贝贝,你总算来了,这几天都没见你,想死你了,明天要不要一起去看画展?”

    “亲爱的,下个月就是你二十二岁生日了,想好要怎么庆祝了吗?”

    “贝贝,你这个口红是什么色号?也太美了吧!”

    ……

    桑佳欣望着被众星拱月的桑贝,眼底有暗芒一闪而逝,她调整了一下表情,施施然走过去,嗓音温温柔柔地对桑贝说:“姐姐,你来了。”

    “姐姐今晚真好看。”她补充一句。

    桑贝红唇微弯,一双大而媚的眼眸看向桑佳欣,似笑非笑地问:“我什么时候不好看了?”

    “哎呀,姐姐应该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桑佳欣一脸无辜,“姐姐天生丽质,当然什么时候都是美的,只不过今晚特别漂亮。”

    说到最后几个字,桑佳欣已经在暗暗咬牙,今晚明明她才是主角,桑贝却偏要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来抢她的风头!

    桑贝漫不经心地撩了一下头发,笑意盈盈:“那就多谢你的夸奖了。”

    桑佳欣:“不知道姐姐给我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

    “礼物?”桑贝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你想要什么礼物?”

    桑佳欣:“姐姐在珠宝设计上的天分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以为姐姐会专门给我设计一款项链呢。”

    她这话倒是说得没错。

    桑贝毕业于敦艺术大学的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学的是珠宝设计专业。

    在大学二年级,桑贝就拿过卡地亚的一等奖学金,毕业作品还获得了圣马丁年度设计师大奖。

    桑贝点点头:“你猜对了,我的确给你设计了一款项链。”

    “真的吗?”桑佳欣的神情恰当地表露出几分惊喜。

    桑贝打开自己的爱马仕晚宴包,从包里拿出一条项链。

    项链晃晃悠悠地垂落在桑佳欣的眼前。

    一条铂金细链,吊坠是一朵由白钻镶嵌而成的莲花,在宴会厅通明的灯火下,流光溢彩,十分夺目。

    桑贝看着桑佳欣,唇边含笑:“这款项链,是我专门为你设计的,名字就叫‘白莲花’,我觉得特别适合你,你看喜不喜欢?”

    空气有一瞬的安静。

    大小姐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没人出声,但有人忍不住悄悄地弯起了唇角。

    桑佳欣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住,但很快掩饰过去,若无其事地从桑贝手里接过项链:“谢谢姐姐,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桑贝微微一笑:“喜欢就好,记得戴上。”

    桑佳欣扯了扯唇:“好。”

    这时,一阵轰鸣声隐约传来,透过游艇的观景窗,一架直升机远远地闯进大家的视野里。

    “这是谁来了?”

    “还能是谁,肯定是郁忱川啊!这艘游艇的停机坪就是专门为他的直升机配备的。”

    “天啊,真的是他来了?走,赶紧出去看一看!”

    桑贝不想去,却被兴奋的大小姐们一起拉到了甲板上。

    直升机很快飞到游艇的上空,螺旋桨高速旋转产生的强大气流吹得大小姐们的裙摆飞扬,头发凌乱,但是没人抱怨,都眼巴巴地盯着直升机的舱门。

    直升机平稳地降落在停机坪上。

    机舱门打开,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一袭剪裁合宜的黑色高定西装勾勒出男人宽肩窄腰的完美身材,他天生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眼尾自然上挑,神情冷淡时,显得凌厉又薄情。

    “好帅啊!”

    在场的大小姐们都激动得开始眼冒桃花,只有桑贝心里有点恼。

    狗男人竟然真的来了!

    当年,她的十七岁生日宴,他答应她会去,结果却放她鸽子,害她被那些塑料姐妹花在背地里嘲笑了好久!

    今晚是桑佳欣的生日,他不仅把游艇借给桑佳欣,还亲自来给桑佳欣庆生!

    狗男人!

    郁忱川下了直升机,一眼就在那群名媛千金里看到了最明艳动人的那个。

    两人的视线隔空撞上,桑贝瞪了他一眼。

    郁忱川微微抿唇,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走到桑佳欣的面前:“桑二小姐,生日快乐。”

    嗓音清冽,淡漠。

    助理丁赫上前,把一个用暗红色缎带包扎的黑色礼盒递给桑佳欣。

    桑佳欣连忙接过,一脸欣喜地看着郁忱川,嗓子像被夹过了一样,声音又细又黏:“谢谢你,你今晚能来,我好高兴。”

    桑贝忍不住在心里翻个白眼,转身去了一趟洗手间。

    出来时,隐约听到外面洗手台传来两道女声,似乎是在议论郁忱川,桑贝放在门把上的手不由一顿。

    “郁忱川真的好帅啊,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比他更帅的男人!”

    “是吧是吧,而且这么年轻,回国不到半年就直接掌权郁氏集团,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确定过眼神,郁忱川是我这辈子都高攀不起的男人。”

    “一直听说郁忱川是个清冷禁欲,不近女色的,这次桑佳欣过生日竟然能请动他,真是让人羡慕死了。”

    “我猜,郁、桑两家是不是要联姻了?”

    “要是联姻的话,郁忱川也应该选的是桑贝吧,毕竟桑贝才是桑家正经的大小姐,而且比桑佳欣漂亮太多了,那张脸,啧,我一个女的有时候看了都移不开眼。”

    “漂亮又怎么了?郁忱川又不喜欢她。”

    “啊?你怎么知道?”

    “很多人都知道好不好,噢,忘了你不在国内读高中,我跟你说——”

    女声稍稍压低了,但还是一字不漏地传进桑贝的耳朵里。

    “桑贝从小就漂亮嘛,高中那时候,十个男生有九个想追她,只有郁忱川例外。桑贝就跟我们打赌,说是一个月内要让郁忱川对她臣服。”

    “后来呢?”

    “后来,桑贝说郁忱川会去给她过十七岁生日。”女声突然轻轻地笑了一下,“我还以为她真的把郁忱川拿下了,结果郁忱川根本就没去,第二天两个人在学校里碰见,郁忱川看都不看我们的桑贝小公主一眼,笑死人了。”

    桑贝的指甲一点点地陷进掌心里,随后,猛地拉开洗手间的门。

    门外,正对着镜子补妆的两位大小姐扭头看见桑贝,吓了一跳,其中一位手一抖,口红掉进洗手池里,膏体在洁白的池壁画出一道猩红的痕迹。

    “贝、贝贝,你在里面啊?”

    桑贝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唇角微弯,嗓音轻柔:“对啊,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没什么,就是……就是在说明天的画展啦,贝贝,我们明天约好一起去的,别忘了。”

    “好啊。”

    桑贝拾起洗手池里的口红,在对方伸手过来拿时,手一扬,把口红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对方愣了一下。

    桑贝看着口红的主人,含笑说:“已经脏了就扔掉吧,下次记得小心一点哦。”

    不仔细听以为是关心,其实是绵里藏刀的警告。

    对方当然听得懂,和同伴对视一眼,彼此的脸色都有点不自然。

    桑贝站在洗手台前,冷静而优雅地冲干净手。

    要是在三天前听到两人刚才那样的对话,她大概已经沉不住气,把她和郁忱川的联姻关系摆到明面上来。

    郁忱川那个高不可攀的男人,现在是她的未婚夫!

    可惜,她不是桑家亲生的。

    桑贝用了三天的时间才慢慢地接受这个晴天霹雳。

    三天前的那个夜晚,她从外面回来,轻手轻脚地路过桑向南的卧室时,从虚掩的房门里听到桑向南和周蕙兰的对话,让她得知了自己只是个被抱错的假千金。

    桑向南倒是对她仁慈,打算等她下个月安安稳稳地过完二十二岁生日再跟她说这件事,然后把真正的桑家大小姐接回来。

    桑家的确很有钱,但桑贝并不贪图桑家的财产,她可以离开桑家,什么都不要,只是一想到要把郁忱川那个男人拱手让人,她心底就生出一丝不甘。

    到今天为止,她和郁忱川确定联姻关系才不到两个月。

    当初两家确定联姻时,她拿乔地说暂时不领证,也不让对外公布他们联姻消息,郁忱川没有任何异议。

    郁忱川和她是利益联姻,虽然桑贝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郁忱川不喜欢她,他愿意和她结婚,目的是她背后的桑家,不是她。

    现在跳出来认领未婚夫不是明智之举,她这时候公开和郁忱川的关系,等郁忱川知道她并非桑家亲生后,冷漠无情地退婚,她就丢脸丢到太平洋了……

    桑贝抬眸看着镜中的自己,肤如白雪,美目盼兮。

    想来想去,也只有郁忱川那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她暗暗下定决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她要在真正的桑家大小姐被接回来之前,把郁忱川那朵高岭之花折在自己手里。

    十七岁的她折不了,二十二岁的她,或许可以。

    –

    十二点过后,游艇上渐渐沉寂下来。

    桑贝换上了一件酒红色的吊带裙,细伶伶的肩带下,一大片奶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莹润如美玉。

    她赤着脚,悄然无声地穿过游艇长长的走廊,敲开郁忱川房间的门。

    郁忱川显然还没有休息,发型没有半分凌乱,虽脱掉了西装外套,白色衬衫的纽扣却依然一丝不苟地系到最顶端,一双大长腿包裹在黑色西裤里,西裤中线锋利,像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明亮的光线从房间内映出来,被男人高大的身躯隔断,他的影子牢牢地罩在桑贝的身上。

    视线从她白得晃眼的肌肤上掠过,郁忱川语气冷淡地问:“有事?”

    眼前的男人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一张俊脸轮廓分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男性的魅力。

    “我正要洗澡,结果发现我房间的浴室灯坏了,郁忱川,我能不能——”桑贝看着他,一双狐狸眼水盈盈的,无辜又勾人,“借用一下你的浴室。”

    她的嗓音又轻又软,每一个字后面都像带着一把小勾子。

    郁忱川没有说话,眼眸黑沉沉地盯着她看。

    桑贝心头有些忐忑,轻轻地咬了一下娇艳欲滴的红唇,语调软绵绵:“郁忱川,可不可以嘛?我想洗个澡。”

    深更半夜,穿成这样来借用男人的浴室,是什么心思,昭然若揭。

    桑贝不怕在郁忱川面前暴露自己的那点心思,她只怕这条鱼儿不咬钩。

    郁忱川侧身:“进来。”

    桑贝反倒是微微怔了一下,她其实已经做好吃闭门羹的准备了,却没想到郁忱川会这么“通情达理”。

    “谢谢,你真好。”她冲郁忱川绽唇甜甜一笑,走进房间里。

    她从他面前经过时,郁忱川捕捉到一缕好闻的淡香。

    像清晨玫瑰园里初绽的玫瑰,晶莹的露珠凝在花瓣上,清新,娇嫩。

    玫瑰香在鼻尖消散,郁忱川水波不兴地关上门。

    桑贝似乎是突然想到什么,转过身看着他:“郁忱川,你的房间是只有我能进,还是别的女人也能?”

    换句话说,如果今晚来敲门的是别的女人,他也会让人进来吗?

    “那你呢?”郁忱川不答反问,“你是打算只来敲我的门,还是可以有另外的选择?”

    桑贝眉梢一挑:“我又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当然只找你。”

    郁忱川黑眸中划过一道莫名的情绪,嗓音低沉:“一样。”

    她只来敲他的门,他也只让她一个人进。

    桑贝心头莫名感到一阵愉悦,唇角微不可见地扬了扬。

    游艇上的房间布局都差不多,她指着浴室的方向:“那我进去洗澡了?”

    郁忱川:“你随意。”

    桑贝刚踏进浴室,门外忽然诱人传来敲门声。

    在没有拿下郁忱川之前,桑贝不想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于是在郁忱川去开门时,她轻轻掩上了浴室门。

    没想到,敲门的人是桑佳欣。

    “郁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

    “有事?”

    “郁先生,我特别感谢你把游艇借给我,也谢谢你来给我庆祝生日,这块带着我名字的蛋糕,我……我想和你一起分享。”

    浴室里桑贝听到这段话,血压瞬间飙高,别人不知道郁忱川是她的未婚夫,桑佳欣会不知道?知道却还来撩,贱得要死!

    她压下和桑佳欣对峙的冲动,想看看郁忱川的反应。

    “谢谢,我不喜欢吃甜的东西。”郁忱川的嗓音不带温度,话音落地,不等桑佳欣再说什么,直接关上了房门。

    桑贝却对他的表现并不满意,走出浴室,冲郁忱川说:“郁忱川,你难道没看出来桑佳欣对你有非分之想?”

    郁忱川在沙发上坐下,淡声说:“看出来了。”

    桑贝蹙眉:“那你干嘛还对她那么客气?请记住你是有未婚妻的人!”

    郁忱川眉梢微微挑了一下,平静地看向她:“你希望我怎么做?”

    桑贝脱口而出:“当然是直接让她滚啊。”

    郁忱川颔首:“好。”

    他拿出手机,当着桑贝的面拨了一个电话给助理:“叫桑佳欣来我房间一趟。”

    桑贝一听,气死了。

    狗男人,她让他叫桑佳欣滚,他偏要叫桑佳欣到他房间来,什么意思?存心和她对着干?!

    还是说,他和桑佳欣真的有一腿?不然,他这么高冷的一个人,桑佳欣的生日他会来?

    桑贝脑子里嗡嗡响,也不管自己出现在这个房间的目的是要勾引郁忱川,她就一言不发地站在郁忱川的面前,美目圆圆地瞪着他。

    郁忱川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漫不经心抬眼看她:“怎么不去洗澡?”

    桑贝正要说话,这时,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

    她心中冷笑,来得挺快。

    郁忱川起身去开门,桑贝的视线跟着他,恨不得在他的背上盯出一个窟窿。

    桑佳欣站在门外,被郁忱川挡住,看不到房里的桑贝。

    “郁先生,你找我来——”

    郁忱川:“麻烦你把之前的话重新说一遍,蛋糕那个。”

    桑佳欣以为他回心转意了,顿时双眼一亮,心口怦怦狂跳:“郁先生,我、我很感谢你把游艇借给我,也谢谢你能来给我庆祝生日,这块蛋糕……”

    郁忱川耐心地听她把那一段话说完,然后在桑佳欣娇羞中夹杂期待的眼神下,从喉咙里蹦出了一个冷冰冰的字:“滚。”

    桑佳欣怔愣住。

    “砰”,郁忱川关上门,关门时带起一阵风,全都扇在桑佳欣的脸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