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师带我进了她的房间(陆方霓)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12-04 09:27:41

老师带我进了她的房间(陆方霓)全文章节列表

陆方霓看她。

    顶着她一副“你是不是知道内幕快说出来”的目光,林稚晚面不改色地接着说:“也许没那么复杂。”

    “万一……万一就是他想穿女装呢?”

    “……”

    陆方霓明显是被雷到了,好一会儿才僵硬地回过头瞪她:“算我求求你,让我对男人还有一点儿幻想吧。”

    那你也不能幻想他呀,这不合适。

 文学

    林稚晚腹诽,但嘴上却没说。

    倒是陆方霓还在感慨:“当池宴女朋友,还不得做梦都笑醒。”

    高中那会儿,临江师大附中无人不识池宴。

    那个年纪,家室相貌成绩或者离经叛道,但凡沾一样都能在校园里小有名气。

    而池宴全占了。

    在多数男生还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满脸青春痘时,池宴就已经长出一副棱角分明五官立体的脸,随便套一件干净的T,凭借将近一米九的身高,站在男生堆里就是鹤立鸡群。

    最重要的是,当时的他就已经开始玩赛车。

    高二时,他参加一级方程式世界赛车锦标赛的临江市市赛,一举拿下冠军,成了媒体眼里炙手可热的赛车天才。

    也是因为媒体的报道,池父知道他还在玩赛车的事,联合班主任一起打击他,理由很扯淡——因为参加训练逃课耽误学业。

    结果下次月考,池宴拿了个全校第一。

    池父联系校领导,惩罚他在下周一升国旗时读检讨书。

    池宴站在国旗台上,宽大而古板校服未将他恣意难驯的气质消减半分。

    他从口袋里掏出“检讨书”,微微躬了腰,对着话筒出了声:“大家好,我是池宴。”

    一点儿没有要反思的意思。

    像是在冷风里招摇的一棵树,倔强,又有一股韧劲儿。

    他浅棕色的眸子随意扫了下人群,下一秒,将检讨书揉成一团扔在脚下,然后微微弓了下身,对着话筒,声音有些低:“我没错。”

    人群沸腾了起来。

    “赛车我能拿第一,学习我也可以第一,”风鼓起他的校服下摆,少年化成一道自由自在的风,声音傲慢又无可阻挡:“只要我池宴想做,没什么办不到。”

    枯燥的课间因为他生出一抹活跃,抵消掉台下所有同学的困倦和无聊。

    陆方霓蹭到林稚晚身边,问她:“瞧,帅吧。”

    当时大家一直认为林稚晚是没有审美的人,当红偶像放在眼前也看不出帅,也不觉得自己长得漂亮。

    林稚晚把白皙的手掌抬到额头前面,挡住夏日盛大的阳光,微微垫起脚尖,往国旗台上看了看。

    她鼻尖出了些汗,奶白色的脸颊被太阳晒得有点儿红。

    过了好久,她才说:“是挺好看的。”

    就因为这一句评价,以后的很多年里,她都能从陆方霓嘴里陆陆续续听到池宴的消息,真真假假无法分辨。

    陆方霓混娱乐圈,爱社交,池宴又从不低调,跟他组过一个局的狐朋狗友跟病毒裂变那般多,八卦也没边儿。

    陆方霓说,跟池宴,相识不必欣喜,睡过稳赚不赔,若是交往,那就得拿得起,放得下,看得开,十分真心用一分,一分演得十成像。

    当初林稚晚不以为意。

    *

    回到江庭,林稚晚坐在飘窗前面发会儿呆,然后从衣帽间拖出来一个行李箱,把过夜需要的东西都装了进去。

    不多,在旅行箱里晃晃荡荡的。

    车库里的车子已经有两年没开过,她离开之后也没人帮她定时养护,想了想,林稚晚还是决定坐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本地人,车内电台放着小曲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林稚晚说话:“江庭知道伐,和风集团的嘞,和风少东家可不得了嘞。”

    “叫什么池宴,当初大家都在投资房地产,他倒是好,硬是不让和风继续做了。”

    “当时挨了好多骂,现在想想,”趁着红灯,师傅右手松开方向盘,比了个大拇指:“有远见,厉害的很。”

    说完,还回头问林稚晚:“是伐?”

    池老爷子一生戎马,性子严苛又火爆,池宴父亲也是严谨的人。

    从军从商,都是正路,到只有池宴,眼里只有赛车,为人又太过恣意妄为,不循礼法。

    好些人都暗讽池家要败在池宴手上,根本想不到他能将池家的商业版图拓展到海外。

    师傅的目光太过渴望得到回答,林稚晚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嗯。”

    “就不像那个林钦,”师傅话锋一转,语气狠狠的:“欠了老百姓几千万的工程款还不上。”

    又惋惜:“要是林先生在,肯哪能让他干这事。”

    新盛集团本来做体育用品起家,林文和去世后,林钦想赚快钱,大幅缩减体育用品生产规模,将资金转移到房地产。

    好景不长,“三条红线政策”一出,房地产行业遭受重创,新盛地产杠杆过高,更是首当其冲。

    林钦是个废物。

    林稚晚还和他兄友妹恭的时候就清楚这个事实。

    她嘴角不甚明朗地够弯了下:“会还的。”

    “他拿什么还?”

    “破产重组也会有别人接手,不要担心。”

    新闻上好像也这么说,师傅又叹了口气,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林钦也真不是个东西,当初跟林先生一起出车祸的还有他妹妹,他给人放在医院里不管不问,那姑娘至今生死未卜……”

    “师傅。”林稚晚骤然出声打断他,声音有些冷。

    师傅有些诧异地回头。

    林稚晚重新挂上标准的微笑,面容清淡温和:“我到了。”

    “哦……啊……”师傅停车。

    *

    吾悦江澜是今年新建的江景别墅群,临江而建,风景秀美。

    流光洒在江面,泛起一阵柔柔的波涛,像是一条流光溢彩的绸带,环抱这座古老的城。

    旅行箱在柏油马路上发出聒噪的摩擦声,在寂静的夜里令人有些心悸。

    走到1006栋前面,林稚晚的情绪放松下来,旋即又发现一件事——她根本没有密码。

    【密码是多少?】

    她发短信。

    一分钟……

    两分钟……

    整整十分钟,那头都没消息。

    林稚晚不想主动联系他,但更不想站在夜晚十一点但依旧闷热且蚊子还能吃人的夜里等人。

    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

    那头,男人声音低磁,音调却有些上挑,有点儿漫不经心的吊儿郎当。

    接电话倒是快。

    林稚晚问:“密码?”

    “嗯?”

    “我不知道密码。”

    “什么密码?”男人声音里沾点儿笑意。

    林稚晚明白了他的捉弄,可这破地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是别墅区,估计连出租车都不会有,回都回不去。

    她咬了咬嘴唇,强迫自己就当听不到,硬着头皮说:“你家房门密码。”

    那头背景一直不安静,她话音落得又太巧,刚好赶上那群人爆发出一阵阵尖叫声,欢呼声。

    像是没有导航的导弹,明明预设的方向和她无关,却精准地打击到了她。

    林稚晚的脸颊在潮湿闷热的夏夜里一瞬间涨红。

    倒是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关门声,脚步声,一步一步,远离喧嚣的人群。

    “080823。”

    夜晚无风,头顶酒吧灯牌洒下一块光,池宴一手插兜,一手举着手机,就站在光斑的中央,声音极浅极淡。

    “哦,”林稚晚嘟囔了句:“那你早说不就完了。”

    “怎么,”隔着电话,池宴都观察到她的情绪变化,微微偏头,问她:“你不好意思?”

    被戳中神经,林稚晚不自觉将声音扬高:“怎么可能。”

    池宴冷嗤一声。

    “林稚晚,”他又换上了漫不经心的调子,在夏夜里令人有些痒:“你都有胆子跟我了,还别扭个什么劲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