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主重生小说推荐*女主重生补偿前世错过的男主

更新时间:2021-12-04 09:37:54

女主重生小说推荐*女主重生补偿前世错过的男主

    房间里开着一扇窗,海风徐徐地吹进房里,郁忱川看了桑贝一眼,朝沙发走去:“你过来坐,我跟你谈一谈。”

    “谈什么?”桑贝的思绪被拉回来,唇角微勾,“谈恋爱吗?”

    郁忱川的脚步一顿,没有接她的话,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抬眸看向她。

    一双狭长的眼眸清清冷冷的,似乎永远不会动情,不会染上欲色,不会沉溺于男欢女爱。

    桑贝赤脚走过去,紧挨着他坐下。

    郁忱川微不可见地皱眉,她一近身,那缕淡淡的玫瑰香就像藤蔓一样缠上他。

 文学

    她身上的吊带裙长度不够,一坐下来,裙摆就往上滑,致使一截雪白的大腿暴露在男人的眼皮底下。

    只不过,男人却目不斜视地往旁边挪了挪,和她拉开一点距离。

    桑贝没有跟着再贴上去,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谈什么呀?”

    郁忱川的眼神和她对视,嗓音清冽:“桑贝。”

    闻声,桑贝的眼睫忽而轻颤了一下。

    时隔五年,她又听到他叫她的名字。

    “嗯?”桑贝应声,神色多了几分认真。

    “虽然我们还没领证,但不意味就可以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郁忱川说,“我会以身作则,也希望你以后掌握一点分寸,和别的男人保持该有的距离。”

    “我一直都有分寸啊。”桑贝点点头,“你放心,我最自觉了,一定不会和别的男人搞暧昧,不会给你戴绿帽子的。”

    说完,对他眨了眨眼,一副又乖又甜的模样。

    郁忱川没有说话,不动声色地敛眸。

    桑贝突然倾身过来,又带来一阵玫瑰的清香:“郁忱川,我有点好奇。”

    郁忱川:“什么?”

    桑贝问:“你今晚给桑佳欣送的礼物是什么啊?”

    郁忱川语气很淡:“我不知道,是丁赫准备的。”

    “你也没过问一下的吗?”桑贝忍不住扬起唇角,“这么不上心?”

    郁忱川侧眸:“你希望我多上心?”

    “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既然这么敷衍——”桑贝微微一顿,“那你今晚为什么要来?”

    他来给桑佳欣庆生这件事,让她耿耿于怀。

    郁忱川看着她,神色有些意味不明:“你说呢。”

    “我说?”桑贝微怔,“我怎么会知道?”

    她要是知道,还用得着问他?

    郁忱川抿了抿唇,嗓音突然变得有点冷硬:“不知道就算了。”

    桑贝:“……”

    郁忱川抬腕看了一眼表,似乎有点不耐:“不洗澡就回去。”

    已经凌晨十二点半。

    “洗啊。”桑贝说,“仙女当然要每天都洗澡,而且还要用香香的沐浴乳,搓出细腻丰富的泡泡,轻轻地抹在脖子上,肩上,锁骨上,让肌肤都被泡泡裹住,再打开花洒,把所有的泡泡冲得干干净净——”

    男人不知道联想到什么样的画面,打断她的描述:“那还不快去。”

    桑贝轻轻一笑,突然凑到他的耳边,带着玫瑰香的红唇几乎要贴到男人的耳垂,吐气如兰:“郁忱川,你好急啊。”

    湿热的气流在耳边拂动,带电一般令人酥麻,郁忱川眸色幽深,喉结滑动了一下。

    桑贝丢下这么一句暧昧的话后,起身,走向浴室。

    她的身段婀娜,细腰不盈一握,酒红色的吊带裙很修身,如水一般贴在她身上,勾勒出无比曼妙的曲线。

    郁忱川收回目光,抬手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粒纽扣。

    桑贝走进浴室,关上门。

    不一会儿,浴室里开始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传出来。

    郁忱川拿起茶几上的一盒烟,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叼在唇边,“咔哒”一声,打火机擦出一簇明亮的火焰,郁忱川拢着火点燃烟,丢下打火机,起身去窗边。

    海面平静无浪,夜风凉爽,吹散一丝燥热。

    一支烟快要燃烬时,浴室的门打开了。

    郁忱川缓缓吐出一个烟圈,目光扫过去,在青白色的烟雾里,他看见桑贝一步步朝他走过来。

    她身上只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

    浴巾的长度有限,顾上不顾下,只堪堪遮过她的大腿根,一双笔直的腿暴露在空气中,骨肉匀停,白得像雪。

    郁忱川修长的指尖松松地夹着烟,一手搭在窗台上,看向桑贝,他的语气没什么波澜:“可以走了?”

    桑贝没有回答,来到他面前,抬眸看着他:“郁忱川。”

    一头长卷发被她抓起,扎了一个蓬松的丸子头,露出白皙优美的肩颈。

    肌肤在浴室里被水汽熏出一层漂亮的淡粉色,一双狐狸眼湿漉漉的,又纯又欲,看得人心里直发软。

    指尖的烟忽而随着夜风坠落到窗外,郁忱川的嗓音依旧平静:“还有事?”

    桑贝猜他平时应该经常健身,隐约可以看到白色衬衫下被肌肉撑出来的轮廓。

    她微微咬唇,上前半步,整个人几乎要贴上他结实的胸膛。

    他身上淡淡的木质调男香袭上她的鼻尖,干净清冽的气息,和他气质很贴合。

    隐约裹挟在男香里的,是一种男性荷尔蒙,桑贝的心跳蓦地加快,她软声问:“郁忱川,你的床大不大?”

    郁忱川:“?”

    桑贝:“一个人睡,怕不怕?”

    郁忱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