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校草被绑着玩弄*那夜她让我欲罢不能

更新时间:2021-12-04 09:48:49

  校草被绑着玩弄*那夜她让我欲罢不能

那个时候,温浅还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温浅慌忙想要伸手去接过小贝壳,下一秒钟,却被飘过来的烟雾刺激到了鼻腔,重重打了个喷嚏,她身子往前倾,控制不住地踉跄两步。

    整个人,一头往前方栽。

    前面就是水坑!

    温浅脑袋一片空白,就感觉自己即将要趴下,还来不及反应要当着外人的面出大丑,突然间,向前摔的身子,

    被人稳稳当当用手托住了肩膀两侧。

    男人将温浅放好,彻底掐灭手中的烟,猩红散去,丢入一旁靠墙的垃圾桶内。他返回身来的时候,温浅还傻乎乎地站在原地,

 文学

    用手揉着鼻尖尖。

    “谢、谢谢……”

    男人低下头,将红色的贝壳在掌心转了一圈儿,突然笑了一下,拿着贝壳问温浅道,

    “这就是最近很火的,獐子岛在逃小扇贝?”

    前几天微博上刚出来一则很离谱的新闻,说獐子岛的扇贝从海里跑路了,跑哪儿去被哪儿的鲨鱼给吃了。

    简直扯淡!

    “不是獐子岛的逃逸小扇贝……”女孩声音软软地回答道,“獐子岛的跑路扇贝那就是一个骗局!”

    男人挑了挑眉,“哦?”

    温浅:“虾夷扇贝再能跑,也跑不了那么远。”

    男人:“虾夷扇贝?”

    温浅点点头,并拿过自己的那两枚扇贝壳,指着其中一枚比较大的,说,

    “就是这种。”

    “这个就是虾夷扇贝!”

    男人低头,认真地看了眼温浅捏着的扇贝,伸出手,拿起被压在下面的那一块,

    “那这个不是‘虾夷扇贝’?”

    温浅摇晃了一下脑袋,

    “这个叫‘栉孔扇贝’。”

    “还不是一个品种……?”男人对比了两枚扇贝壳,怎么看都长得差不多。

    涉及到专业知识,温浅一下子就来了兴趣,她也不管对面的男子是才刚认识不到二十分钟的陌生人,给他介绍道,

    “当然不一样啦,单从外表上就有很大的区别!”

    “你看,这个大一点的薄一点的,是虾夷扇贝,是从日本引进,它个头大,最重可以长到900g呢!而这一个栉孔扇贝,个头相对来说就很小,是咱们国家土生土长的种类,并且栉孔的两个耳朵大小不一样,前耳还有栉齿,所以才叫‘栉孔扇贝’……”

    她叽叽呱啦说了一大堆,旁边的男人认真地听着,雨逐渐减小,天空放晴,大朵大朵雨后的火烧云堆积在红色砖瓦楼外的地平线端。

    柏树叶上,吧唧掉落下一大滩水珠。

    温浅咂了下说的有些干的嘴唇,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叨叨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栉孔与虾夷的区别。

    “……”

    这人还、听的相当投入……

    男人口袋里发出一阵嗡嗡声。

    温浅看到他优雅地将手机从大衣布兜里摸出,放在耳朵边,电话接通,对面似乎有什么急事,说的却挺谄媚的。

    “嗯。”男子慢慢悠悠地回应道,

    “这事儿晚上再说。”

    “……”

    他挂了电话,就见刚刚还叽叽喳喳的温浅,正红着脸,绞着手站在旁边,

    十分尴尬。

    …………

    …………

    …………

    没了声,两人大眼瞪小眼。

    温浅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妈呀,她刚刚都干了什么?她是不是脑子哪儿不太对劲儿,都怪獐子岛那几个在逃小扇贝……

    最终,还是男人先斯文地笑了一下,在雨后的残阳下,男人笑的散漫又迷人,温浅差点儿要被那温柔的笑容给沉溺,就听见男人用古琴般的嗓音,

    突然问她,

    “小朋友,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

    “……”

    温浅终于想起了自己过来的目的。

    小脸“唰”地下子,直接红到滴血。

    “嗯……”

    “我是来……”

    她踩着湿漉漉的鞋面,低下头,支支吾吾道,

    “不好意思啊,是不是打扰您什么事情了……”

    “没打扰。”男人笑的温和,仿佛完全不介意温浅此时此刻的尴尬,

    “隔壁S理工的学生?”

    “……”

    “你怎么知道的。”温浅眨了眨眼。

    男人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指甲剪的整整齐齐,像是一副弹的一出好钢琴的手。

    他戳了下温浅书包上挂着的S理工的校徽,

    明明白白。

    温浅瞬间尴尬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为什么尴尬?她自己也不知道。

    就感觉,心脏跳的好快啊……

    扑通扑通扑通!

    男人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似乎想到了什么,放回盒子里,掐着深色的盒盖,抬头望了眼楼梯上方正在晃荡着稀稀拉拉乐器声的顶层,

    静默了片刻,他道,

    “来这边借钢琴?”

    温浅犹犹豫豫地点了一下头,

    “嗯……”

    “可是,太不好借了。”

    “……”

    温浅琢磨着该如何离开。

    男人转了一个圈,然后低头瞥了背着兔子书包的小姑娘,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你是理工哪个学院的?”

    “啊?”温浅一愣,很快回过神,说道,

    “海洋生物学院。”

    “我们下个月迎新,我报了钢琴独奏……”

    男人的眼睛划过一丝温柔了一下,

    “什么曲子?”

    温浅挠了挠脑袋,

    “《彩云追月》……”

    “这个可是有难度的。”

    温浅不好意思道,

    “我小时候学过好几年钢琴,弹的最出彩的曲子就是《彩云追月》。”

    她不知道男人为什么要问她这些事情,好像也没什么用,想迅速逃离,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水洼倒映着两人模模糊糊的身影。

    “琴房确实不太好借到。”男人点了点头,“最近赶上期中考核,又有周演奏会,本校的学生都在打破头抢琴房。”

    温浅:“QAQ。”

    “要不这样,”他突然食指一伸,温雅地指了指右手边通往八楼的台阶,

    “八楼的8118排练厅,也有钢琴。”

    “……”

    “这个钢琴,可没有人抢。”

    “……”

    ???

    温浅傻了眼。

    8118……

    那不就是传闻中,S音大最神圣不可侵犯、沈苏御沈教授的“私人所有地”吗???

    温浅瞪眼看着男人,男人笑的柔和,完全看不出来是真是假,就像是在逗弄娇养的小猫咪。

    虽然她长得幼稚,但不代表可以当小孩子欺负!

    “帅气的小哥哥。”温浅眨眨眼,边摇晃着身子,边跟眼前的男人掰扯道,

    “虽然我不是你们学校的,人看起来也比较呆笨。”

    “但我还是知道你们音大8118是什么地方!”

    “嗯?”男人俯身,眼睛弯弯地眯着,

    “什么地方?”

    温浅没想到他会凑上前来,好不容易下去的潮红瞬间又浮上脸颊,妈呀,这个男人真的也太好看了,就连说话声音也都那么低沉勾人。

    “就、就……”

    “就是……”她鼓了鼓勇气,拉出来赵欣给她唐僧念经逼逼的简介,别过头去开始背,

    “沈苏御,沈教授,S音大百年难遇的第一男神,坐拥千万少女的春心。8118,正是那神秘不可侵犯的沈教授的栖息地,传说任何外人不经他的允许,私自踏入那神圣之地后,都将受到这世间最严厉与绝望的惩罚……”

    赵欣就是个der!

    男人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温浅:“???”

    “栖息地。”男人饶有趣味重复了遍温浅的解说,“原来你们理工大学生物的小朋友,都是这么来形容其他人的么?”

    温浅:“……”

    “我、我……”

    呜呜呜!温浅突然就觉得这个男人好可气,果然长着漂亮皮囊的人貌不可信!温浅很清楚自己的语文不太好,“栖息地”真的是她能憋出来的比较靠谱的形容词……

    不对不对!她明明是来跟他说清楚,8118不是凡人能借的!

    “你……也不是音大的吧!”

    纠扯了半天,温浅终于坚定地抬起头来,朝男人说道,

    “要是是S音大的,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都不可能不知道,沈苏御教授,还有8118不让交响乐团之外的人踏入之闻!”

    刚刚那个女老师,都被乐团的学生给拒绝了!

    男人微微一偏头,

    “嗯,所以呢?”

    “……”

    温浅很明显能感觉到他在调戏她,这人不是音大的概率更加以指数爆炸式欻欻欻增长。

    她有些生气了,抱着书包往后退开,

    “耍人也要适度!”

    “本来我借不到钢琴,就已经很困扰!”

    亏她刚才还真情实感给他哔哔了那么久的专业知识!

    T^T。

    男人直起身,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敞开了的大衣领子,动作依旧文雅,人依旧像是天空之上神圣不可侵犯的月光。

    温浅依旧在脸红,但是里面却夹杂着些许愤闷。

    “很抱歉,让你不开心了。”男人突然开口,声音里带着些许被烟熏过的沙哑,

    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黑色的定制卡片,上面用金色烫印着“8118”四个数字。

    递到温浅面前,

    “虽然你说的那些关于‘沈教授的私人之地神圣不可侵犯’的传闻,我也没怎么详细了解过……但,我的确可以带你进入8118。”

    “因为我就是沈苏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