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欲望之门(桑贝)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12-04 15:35:01

    欲望之门(桑贝)全文章节列表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地驶出郁氏集团总部,汇入拥挤的车流中。

    车子后排,郁忱川抬手松了松领带,打开手机。

    屏幕的荧光映亮他清冷的眉眼,手机主页上的微信图标没有任何消息提醒,但他还是习惯性地点开。

    好友列表很寂寥,只有一个联系人——贝。

    头像是桑贝本人,在黄昏的海边,被落日勾勒出一幅温柔的剪影。

    桑贝喜欢发朋友圈,隔三差五地分享自己的生活。

    郁忱川以前习惯每天都打开她的朋友圈看一看,后来,她把他拉黑了,他无论点进去多少次,都只有一片让人无能为力的空白。

 文学

    不过,她喜欢换头像,十天半个月就换一下,大多是她自己的照片,他把她的每一张照片都保存到了手机里。

    郁忱川点开桑贝的朋友圈,尽管昨晚被桑贝移出黑名单后,他已经把她这一个月发的内容从头到尾看了几遍。

    桑贝的朋友圈仅展示最近一个月的内容。

    看到她最新发表的那条朋友圈,郁忱川的目光微凝。

    “姐妹们,快帮我个忙,这么美的晚霞,我该用什么样的理由发给喜欢的人?”

    这条朋友圈的发布时间是傍晚六点四十,而现在是八点十分,绮丽多姿的晚霞早已被夜色所吞没。

    郁忱川退出桑贝的朋友圈,切到和她的聊天窗口,消息记录还停留在他们昨晚那十分简短的对话上。

    没有最新消息。

    没有照片。

    车窗外,路灯一盏叠一盏地掠过,光影投射进来,明晦交错地打在郁忱川的俊脸上。

    所以,她把照片发给了谁?

    江见舟吗?

    她是不是忘记昨晚已经把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在发那条朋友圈时,忘记屏蔽他这个未婚夫了。

    喜欢的人……呵。

    郁忱川轻哂,熄掉手机屏幕,眸光投向车窗外,眼底一片清冷。

    “郁总,您和梁总约了明天上午去卧龙湖俱乐部打高尔夫,下午三点半,和段总有一个会面,晚上六点,秦总请您在国宾馆吃饭。”

    坐在副驾的丁赫扭过头,把明天的行程安排汇报给郁忱川。

    郁忱川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丁赫感受到来自后座的低气压,心头不禁有些惴惴然,总裁脸色阴沉,心情似乎很不好。

    这时,郁忱川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他垂眸,摁亮手机,只见绿色图标的右上角冒出一个醒目的红色消息提醒。

    郁忱川抿了抿唇,打开微信。

    贝:[图片]

    看到图片两个字,男人的目光一滞,连忙点开消息。

    桑贝给他发来了一张照片,是她在傍晚六点四十分用来发朋友圈的那张。

    照片上,漫天的云霞像燃烧的火焰,层层叠叠,一路烧进郁忱川的心口。

    紧接着,聊天窗口跳出一条新消息。

    贝:郁忱川,这是我今天傍晚拍的照片,好不好看?

    郁忱川重新点进她的朋友圈,发现六点四十分的那条朋友圈已经被她删除。

    川:为什么发给我?

    贝:觉得那会儿的晚霞很漂亮啊,看到了就想和你分享一下,你以后看到什么美好的事物,也分享给我,好不好?

    郁忱川下意识在输入框里打了个“好”,在点发送之前顿了一下,删掉。

    对方也没有非要等他的回复,又发来一条消息。

    贝:郁忱川,明天是周日,你休息吗?

    川:看情况。

    贝:那如果我想约你明天一起去看电影,你有没有空?

    川:不一定。

    贝:没关系,我明天再问一次~

    郁忱川没有回复,桑贝也没有再说什么。

    迈巴赫在车流中平稳前行,郁忱川默了一下,淡声对丁赫说:“把明天所有的安排都取消。”

    –

    桑贝在外面吃过晚饭才回家。

    回到桑家时,客厅里的电视正在播放抗战剧,一片战火纷飞的画面。

    桑向南和周蕙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桑贝经过时,桑向南看了她一眼:“贝贝回来了。”

    “嗯,回来了。”桑贝应了一声,脚步不停地往楼上走,她见到周蕙兰那个女人就觉得恶心。

    周蕙兰的视线却从桑贝进门就一直盯着她,看着她上楼,突然出声:“真是白养这么大,回到家里连一声爸爸也不会叫,以后估计也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桑贝刚踏上楼梯,闻言转过身,眼神冷冷地看向周蕙兰,语气透着几分骄矜:“我叫不叫爸爸,你管得着吗?”

    周蕙兰冷哼一声:“你要是不想叫,以后就别姓桑!”

    桑贝双手环臂,站在楼梯上对周蕙兰翻了个白眼:“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周蕙兰来做主!”

    被点名道姓的周蕙兰气得不轻:“老公,你看看她对我这是什么态度!我看也没必要等她过完生日了,现在就——”

    “住口!”桑向南沉声呵斥周蕙兰。

    原本想说现在就把桑贝赶出家门,后半句话哽在周蕙兰的喉咙里,她只能恨恨地剜了桑贝一眼。

    桑贝笑了。

    周蕙兰想把她不是桑向南亲生女儿的秘密抖出来,桑向南却不许。

    她现在还没有拿下郁忱川,确实也还不能让身世暴露。

    于是,桑贝冲桑向南笑了一下:“爸爸,对不起,我今天有点困,先上楼了。”

    桑向南点点头:“嗯,你早点休息。”

    桑贝还了周蕙兰一记凌厉的眼刀,转身上楼。

    她对周蕙兰的敌意,早在八岁时就开始了。

    当年,桑贝的母亲周玉竹产后抑郁,周蕙兰作为周玉竹唯一的亲妹妹,住进桑家来,说是方便照顾姐姐。

    谁承想,周玉竹刚出月子,周蕙兰却怀孕了,孩子是桑向南的。

    原来,周玉竹不放心把桑贝交给保姆照顾,一直亲自哺养,孩子小,她半夜总要起来给孩子喂几次奶,怕影响桑向南休息,就提出和桑向南分房睡。

    就这样给了周蕙兰可乘之机,周蕙兰半夜偷偷爬上了姐夫的床。

    周玉竹本身就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桑向南和周蕙兰的背叛,无疑是压垮周玉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平静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妹妹,没有歇斯底里的努骂,也没有止不住的眼泪。

    那晚她吞了一大把安眠药,再也没有醒过来。

    桑、周两家都觉得这是一件丑事,劝周蕙兰赶紧把孩子打掉,周蕙兰不肯,天天寻死觅活,非桑向南不嫁。

    眼看她的肚子渐渐大起来,桑向南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在周玉竹过世三个月后,把周蕙兰娶进家门。

    周蕙兰生下桑佳欣,只比桑贝小十一个月。

    桑贝小时候不知情,以为周蕙兰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为周蕙兰不喜欢她难过。

    桑贝也曾把桑佳欣当作亲妹妹,有一次桑佳欣被恶狗缠住,小桑贝在自己怕狗怕得要命的情况下,还勇敢地挡在桑佳欣的面前。

    后来长到八岁,桑贝才从外人的嘴里知道当年的事情,当时就把她给恶心坏了,回家和桑向南、周蕙兰大闹了一场。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对那件事难以释怀。

    只不过,她现在已经没资格再那么义愤填膺,毕竟她不是周玉竹的亲生女儿,对桑家来说,她也只是个外人。

    或许是因为对周玉竹心中有愧,桑向南一直都很纵容桑贝,桑贝从小要什么有什么,但是除了给钱,桑向南并没有给桑贝足够多的关爱,甚至有一次要开家长会,他连桑贝在哪个班都不知道。

    桑贝对桑向南这位父亲的感情并不深,在英国留学期间,她一次也没有回国过。

    所以,那晚得知自己不是桑向南亲生,桑贝并没有很伤心。

    更多的情绪,反而是震惊,是把郁忱川拱手让人的那份不甘心。

    楼上,桑佳欣刚洗好澡,听到楼下传来的争吵声,连忙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撞到已经上楼的桑贝。

    在外人面前,桑佳欣永远都是乖巧懂事,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

    面对桑贝,桑佳欣的眼底含着一抹浓浓的厌恨,但知道此刻桑向南就在楼下,她的嗓音温温柔柔:“姐姐回来了,吃过饭了吗?”

    桑贝上下打量她一眼:“看见你就饱了,还用吃饭?”

    不愧和周蕙兰是亲母女俩,真是贱得一模一样,都喜欢觊觎姐姐的男人。

    桑佳欣不由得咬牙,压低声音:“桑贝,你少用这种鄙夷的眼神看我,你以为自己是谁?”

    “我懒得看你,看了想吐,离我远点。”桑贝桑回房,“砰”的一声关上门。

    周蕙兰这时也上楼来了,把一脸愠色的桑佳欣拉进房里。

    桑佳欣一屁股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委屈地看着周蕙兰:“妈妈,我真是一天也不想在这个家里看到桑贝了!看她在我面前趾高气扬的模样,我就生气。”

    周蕙兰坐到桑佳欣身边,安慰她:“乖女儿,再忍忍这一个月吧。”

    “一个月我也忍不了。”桑佳欣眼底闪过一抹暗芒,“不如,这几天我们就把那件事传出去?”

    她现在无比地期待桑贝落魄,狼狈离开桑家的那天。

    纵使桑向南让桑贝可以赖在桑家,桑贝在她面前也必然是低人一等的,想想就觉得兴奋。

    “妈妈何尝不想把桑贝赶出门了。”周蕙兰叹了口气,“偏偏你爸爸说什么于心不忍,非要等她下个月过完生日再说。”

    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桑佳欣怕夜长梦多,计划有变。

    “妈妈,我有点担心,万一到时郁先生相信了桑贝不是桑家的女儿,却仍然选她怎么办?”

    “不可能!”周蕙兰语气笃定,“越是郁家那种家世,越是看重利益,讲究门当户对,郁忱川不会娶一个对他没有任何帮助的妻子。”

    桑佳欣脸上这才有了一些笑容,点点头:“嗯。”

    周蕙兰:“欣欣,我冒着风险做这件事,都是为了你能嫁给郁忱川,风风光光地做郁家的少夫人。”

    “我知道,妈妈。”桑佳欣眼里多了几分期待,挽住周蕙兰的手臂,“妈妈,你让爸爸找个时间请郁先生到我们家来吃个饭吧。”

    郁忱川送给她的那条项链被桑贝扯断扔进海里,她还没有机会告诉郁忱川呢。

    她咽不下这口气,得让郁忱川知道桑贝是个怎么骄横跋扈,嫉妒心又重的女人。

    “看你,真的就这么喜欢郁忱川?”周蕙兰笑了笑,“等桑贝出局了,有的是机会让你和郁忱川好好培养感情。”

    桑佳欣羞红了脸。

    –

    第二天一大早,桑贝那辆冰莓粉色的帕拉梅拉就开进了郁忱川的庄园。

    车子停在停车坪,管家亲自过来带桑贝去会客厅。

    这是桑贝第一次来。

    路过花园时,看到一大片沾着晨露的玫瑰,干净又鲜嫩,桑贝不由感叹一句:“这些玫瑰真漂亮!”

    她从小就喜欢玫瑰,桑家的花园里也种了很多的玫瑰。

    管家微微一笑:“这些玫瑰都是先生亲自种的。”

    桑贝诧异:“都是郁忱川亲自种的?”

    狗男人还有当园丁的癖好?

    “是的。”管家点点头,“先生回国后,先是一次性种了很多棵,后来就每天都会亲手种一棵,他有时候要去出差,几天或者十天半个月,回来后也会把之前欠的玫瑰补上,缺多少天就补多少棵。”

    桑贝眉梢一挑,这是什么特殊的强迫症?

    这些玫瑰看起来数量不少,郁忱川种下来应该挺累的吧。

    “这些玫瑰大概有多少棵?”她随口问了一句。

    管家指着面前的玫瑰:“这些玫瑰每棵都标有编号,今天的那棵先生还没有种,在园子里的这些应该是一千零八百二十棵。”

    “还有编号?”桑贝好奇地走到玫瑰花丛边,半蹲下来,果然看到每一棵玫瑰的茎上,都缠了一圈编码。

    她面前的一棵玫瑰,根部的泥土很新,恰好就是郁忱川昨天刚种下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