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金刚杵直入莲花宫txt下载(顾轻音)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12-04 15:38:58

    金刚杵直入莲花宫txt下载(顾轻音)全文章节列表 

韩露缠着顾轻音,今晚非要去她家住,顾轻音知道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在包厢里她就好奇的不停追问,但一个字没从她嘴里撬出来。

    “你想来就来吧,”顾轻音话音一顿,“不过我还是不会告诉你的。”

    韩露苦大仇深地皱起眉,“你太讨厌了。”

    顾轻音失笑,余光瞥见从酒吧走出的周钦,笑意渐渐消失在唇边。

    林知州跟在周钦的身边,也在打听他和顾轻音有什么故事,这俩人之间暗流涌动,说没情况那绝对不可能。

 文学

    周钦像是没看见顾轻音,径直从她身边走过,他带起一阵晚风,冷得顾轻音打了个寒噤。

    “这回我们也算认识了吧?那能加个微信吗?”林知州掏出手机,对顾轻音仍不死心。

朋友就是在关键时刻用来出卖的,顾轻音拍拍韩露的肩膀,“她对你比较感兴趣,加她的吧。”

    “顾轻音!”

    韩露气得大喊她的名字。

    不远处的周钦正要开车门,听见她的名字,动作反射性停住。

    林知州又一次被顾轻音拒绝,耷拉着脸走到周钦身旁,“我到底哪里不够有魅力?你快告诉我。”

    “这个问题反过来比较好回答。”

    “那你说说。”

    “又傻又天真。”周钦痞气勾起唇,语气充满肯定,“这就是你的魅力。”

    “你他妈………”林知州忍住想骂他的冲动,改问:“你俩以前有暧昧吧?”

    周钦沉默抿住唇,不太想回答。

    无声掏出盒烟,抽出一根夹在指间点燃,风一吹,烟雾就散了。

    “果然帅哥连抽烟都帅。”

    韩露远远看着,像在欣赏一幅上乘之作。

    那宽肩窄腰,绝对脱衣有肉,足以想象衬衫下是多么令人惊艳。

    “别看了,快上车。”

    顾轻音探出头喊了她一声,可韩露上车后还是很好奇,她受不了自己耳朵一直被摧残,索性告诉了她,“他追了我三年。”

    “他追你?”光这一点就够让韩露不信,“故意说反的吧?”

    “看,我就知道说了也没用。”顾轻音打下方向盘,驶出停车位。

    韩露急忙双手合十道歉,她不过是一时受到冲击才怀疑的。

    纠结想了半晌,韩露还是没想通顾轻音不答应的理由,她不是最爱帅哥的吗?

    朋友间也是有底线的,再深究下去就是将她心底的秘密连根拔起,韩露看着窗外,良久沉默。

    顾轻音侧目看她,“怎么不问为什么?”

    韩露:“你想说自然就会告诉我了。”

    车里静了半晌,顾轻音忽然打开音乐,正在播放的是陈奕迅的《葡萄成熟时》。

    “应该怎么爱,可惜书里从没记载,终于摸出来但岁月却不回来………”

    曲折悠扬的语调里载满沧桑与遗憾,前方的渡桥灯火辉煌,五彩斑斓的霓虹折射出璀璨的光,迷了眼睛。

    握紧方向盘,顾轻音低声说:“是他太好了,而我还没学会怎样对别人好。”

    那个年纪的顾轻音恣意洒脱,开心就笑,难过就哭,生气就发火,从不知控制情绪为何物。

    她向往自由而辽阔的天,不想当被一根绳束缚的风筝,周钦在她眼里就是一个牵线人,他的认真和执着令她望而却步,她给不了这个赤诚少年永远的承诺。

    ——

    周一要开晨会,顾轻音来不及在家吃早餐,从公司楼下便利店随便拿了个饭团和袋装热牛奶,之后去挤电梯。

    电梯从负二层升上来,门一打开里边的人齐刷刷看向外面,是足以让社恐窒息的场面。

    顾轻音顶着众目睽睽进去,刚要按关门键,忽然看见一条长腿迈进来,她下意识抬头,看见周钦。

    电梯狭窄的空间里蒸发出焦灼的气氛,在周钦身边自动空出一小圈,没人敢靠近他。

    他气质高贵卓绝,是与平凡相悖的存在。

    电梯缓缓向上升,在六楼停住,又进来两个人,顾轻音被迫和周钦挤在一起,她的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他名贵的腕表,反射性把手背在身后。

    又往上几层,电梯里的人陆陆续续走出去,一转眼只剩他们两个人。

    顾轻音盯着跳动的楼层,心里在想,他为什么没有去坐领导专用电梯?

    “叮”一声,电梯停住,周钦率先往外走。

    他再不会像以前那样努力寻找话题和她聊天,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寒暄也懒得讲,所以,她也不该再有那些自以为是的可笑猜疑。

    来到工位,顾轻音快速将早餐解决,整理好开会要用的资料,就和赵幼琳一起去往会议室。

    赵幼琳也不知道从哪听说来的,消息灵通得很,说朝曦要换品牌代言人,今天开会可能就是要讨论这个问题。

    现如今的代言人是近几年大热的女星杨粤,她是各大时装周的宠儿,每年的活动都少不了她,当然,其自身的时尚品味也很厉害,随便一张机场图都能带货带得飞起,网上全是各种杨粤同款。

    朝曦和杨粤签约后,杨粤出席活动包括剧组服装,穿的全是朝曦的,品牌销量一年内翻了三倍,按道理是不太可能和杨粤解约的。

    周钦最后一个来到会议室,坐在正中间的位置。

    助理先站起来,让大家做一下上周的工作汇总,董历是第一个讲的。

    顾轻音刚接手不久,对客户情况不熟悉,经验也不足,听完董历做的报告,对自己写的没信心了。

    马上就要轮到她,顾轻音打开文件夹,先在心中默念一遍。

    或许是因为紧张,腹部忽然袭来一阵剧痛,顾轻音很清楚这种感觉,猜想她大概是吃坏肚子了。

    旁边的同事已经坐下,顾轻音拿着文件夹站起来,忍痛开口念,“上一周,我负责的华东市场………”

    疼痛越来越剧烈,顾轻音的声音都开始发颤,旁人听出她不对劲,下意识看向周钦,他只是严肃拧眉看着顾轻音,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胃部一阵翻涌,有酸水要溢上来,顾轻音连忙说了声“抱歉”,飞快冲出去,去往洗手间。

    “下一位。”

    周钦面无表情地开口,眉宇间似乎很不耐烦。

    顾轻音去洗手间吐了一阵也没好转,保洁阿姨经过,看她吐得那么厉害,还以为她是怀孕了,好心去给她倒了杯热水,安慰道:“都要经历这个过程的,一般熬过前三个月就好了,我怀我儿子的时候吐得也很厉害。”

    听闻,顾轻音十分哭笑不得,连忙解释:“阿姨,我是吃坏肚子了。”

    保洁阿姨尴尬一笑,转问她早上吃了什么,顾轻音说就在楼下便利店买了饭团和牛奶,估计是食物不新鲜了。

    会议还没结束,顾轻音短暂休整之后又回去,轻轻敲了下门,准备进去,周钦却冷冷看向她,“不舒服就请假,会议节奏是你能随意打断的?”

    当着全场几十名员工的面受了批评,怎会不难堪,顾轻音默默点头,说了一声“抱歉”,带上门离开。

    她去给自己冲了杯红糖姜茶,回到工位,揉了揉肚子,感觉还是隐隐作痛,正打算在网上下单买个胃药,忽然有外卖员的声音响起:“哪位是顾小姐?”

    顾轻音愣了下,看见站在玻璃门外的外卖员,起身走过去。

    “您是顾小姐吗?我是楼下药店的外送员,这是您下单的药物。”

    袋子里是各种各样的胃药,办公室里又只有她一个人姓顾………

    “顾小姐,您是哪儿不舒服?怎么买了这么多药?”

    “我就是吃坏了肚子,有点儿恶心反胃,腹部绞痛。”

    “那您应该吃这一种。”外卖小哥从中拿出一盒,“是药三分毒,可不能贪多,我看您最好还是找诊所看一下吧。”

    “好,谢谢。”

    顾轻音将药拿回工位,她看见袋子里有一张结账单,拿出看了看,下单的手机号码前三位是135,而尾号是8889。

    尽管看不见完整数字,顾轻音还是可以确定,这是周钦的号码。

    他用的还是大学时候的手机号,没有换过。

    ——

    会议进行了整整一上午,顾轻音吃过药后感觉舒服许多,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会儿。

    同事们陆陆续续回来,都对顾轻音表示了关心和同情,他们肯定以为被周钦训斥之后,她会委屈得趴在桌上哭,事实上她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周钦说得没错,她确实不该随意进出会议室,是她考虑得不周全。

    “你不难受了吧?哎呀,真是吓死我了,周总发火的样子怎么那么吓人呢?”赵幼琳从她的抽屉里翻出来暖宝宝递给顾轻音,“你快贴上一片。”

    “我不是生理期,谢了。”顾轻音还给她,“应该是我在楼下便利店买的饭团不新鲜了。”

    “那你该去找他们啊!等下我陪你去。”

    “嗯。”

    顾轻音当然要去,他们害得她丢了这么大的人,必须要郑重道歉。

    和赵幼琳先去员工餐厅吃饭,顾轻音难得吃的清淡,要的全是清炒的素菜,还要了碗养生的玉米山药粥。

    两个人找地方坐下,赵幼琳看见周钦进来,咳嗽了声,眼神提醒顾轻音回头看。

    顾轻音一转头,恰巧对上周钦深邃的目光,他的眼里总有种忧郁的感觉,或许是他的瞳仁太黑的缘故。

    “真稀奇,周总居然会来员工餐厅吃饭,这是过来视察的吗?”赵幼琳啃着鸡翅,始终追随着周钦的身影。

    他去打了两菜一汤,之后在她们斜对过的位置坐下,餐厅里的女员工几乎都在偷看他。

    这样一个如天神般高贵的男人,不知会被谁拉下神坛。

    “辣子鸡,酸笋炖肉,番茄蛋汤。”

    赵幼琳报出周钦点的菜名,说她明天也要点周总同款,搞得像她以前没吃过似的。

    “听说周总是安城人,他们那个地方的人不应该喜欢吃酸啊。”

    赵幼琳碎碎念半天,顾轻音都没搭理,听见这句才抬起头问:“你从哪听说的?”

    “我们公司有个八卦群,其他部门的人也在,周总可是No.1的讨论对象。”她说完点开手机,“我把你也拉进去。”

    “不用了。”

    顾轻音擦拭下唇角,“我吃好了,去趟洗手间。”

    说完她正要起身,却见周钦先她一步站起来。

    他吃饭的速度还是那样快。

    周钦将餐盘和餐具放到回收区,整齐放好,做事仍是一丝不苟,像有完美主义强迫症。

    他洗了手,抽出一张纸巾,慢条斯理擦擦手,扔进垃圾桶,顾轻音紧随其后,见他走去大厅的方向。

    从进公司以来,她始终小心翼翼和他保持距离,他也未曾多看她一眼,但今日他的举动,让她不得不对他说一声“感谢”。

    顾轻音追上去,从他的背后开口:“周总,谢谢您的药。”

    礼貌的语气中充满疏离,下属与上司之间泾渭分明。

    周钦只是脚步微微停顿,又继续向前走,冷漠的背影渐行渐远,充满倨傲。

    ——

    便利店的员工态度十分良好,在听顾轻音说明情况以后,立刻请示老板,给了顾轻音一笔赔偿,也向她郑重道了歉。

    赵幼琳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却没用武之地,搞得她十分憋闷。

    顾轻音看她丧眉搭眼的,不禁笑出声:“你还挺希望跟人家干一架吗?”

    “干架“这种词从顾轻音的口中说出来,赵幼琳都觉得很违和,“轻音,你上学的时候什么样啊?一定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吧?”

    “不,我上高中的时候特别叛逆,染发打耳洞纹身,全都干过。”

    顾轻音说完扯了扯自己的耳朵给她看了眼,“我这三个耳洞就是那时候打的。”

    她不说,赵幼琳都没注意,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好奇打量:“那你怎么不戴耳钉?”

    “在公司还是要注意下影响的。”

    赵幼琳突然开始崇拜顾轻音了,第一眼看到她时,只觉得这个女生长得漂亮,很有气质,越接触才越觉得她最吸引人的是性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