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过来的时候不准穿衣服*养成从小被肉H师徒

更新时间:2021-12-04 15:43:48

   过来的时候不准穿衣服*养成从小被肉H师徒

 快到学期末,为了应付考试,高数课的教室也挤满了学生,蹭课的、上课的、还有为了补上学期挂的高数考试的学长学姐。

    教高数的是个留着络腮胡子的老教师,一进门看到连教室的阶梯台阶上都坐满了学生,对此,老教师已经见怪不怪了。淡定地开电脑,打开课件,准备上课。

    他将人名单从书里抽出来,照例递给第一排坐着的男生:“沈宥,你点下名。”

    男生抬起头,眉眼冷淡,接过老师递来的点名册,没有着急着开口,他的目光在密密麻麻坐满了人的教室里扫过,低头将没来的几个人名圈出来。

    老教师欣慰地喝着保温杯里的热茶,对沈宥过目不忘的神奇点名方式放心的很。

    “景宁天,带墨水了吗?”钢笔尖在勾画到一半的时候,断了墨。

    景宁天边挑眉边伸手进书包里摸索:“沈老大这是怎么了?你平常不都随身带着墨水吗?”

 文学

    摸索了半天,连跟笔都没掏出来,景宁天无奈的对沈宥耸耸肩,“老大,我连笔都没带着,更别说墨水了。”

    “嗯,没事,一会儿有人给我送。”沈宥语调淡淡。

    景宁天一听,乐了。这千年大冰块也会冷幽默一把了,他笑的肩膀一耸一耸地,随口胡诌:“哈哈哈,对,一会儿也有人给我来送笔。”

    见到他不信,沈宥也不过多解释,朝身后的女生借了只水笔,将名单勾画完毕,还给老教师。

    预备铃响起的一瞬间,403教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走廊的冷风吹进来,惹得后排靠门坐着的学生连连抱怨。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进来的是个可爱的女生,抱着个纸袋子,礼貌地从座位的缝隙间穿过。

    她努力地踮起脚尖,小脑袋左右张望着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教室里人太多,她被挤得左摇右晃。

    “老师。”沈宥突然开口,“我去接一下我朋友。”

    在高数老师和景宁天惊诧的目光中,他淡定地站起身,朝教室后面走去。

    陶樱几乎是费力地从两个男生的中间挤过来,又被进来的学生撞了一下肩膀,她站不稳,伸手去扶边上的课桌。

    一只手抵在课桌边上,她伸出去的手,抓在了手主人的深黑衬衫袖子上。

    “抱歉——”她惊慌地松开,抬头,因为距离太近,鼻尖蹭在他的衬衫扣子上,雪松淡香萦绕在鼻尖。

    她连忙后退想拉开一段距离,却被他扶着肩膀后背抵在他的胸膛上,被他护在怀里,穿过拥挤的人群。

    景宁天嘴巴张成了O型,颤颤巍巍地伸手指着陶樱:“陶女神?你别说你是来给沈老大送墨水的啊!”

    陶樱眨巴了眨巴眼睛,一脸无辜地将手里的袋子放在桌上:“可我就是来给他送墨水的啊。”

    景宁天:“……”

    沈宥:“给你送笔的朋友来了吗?”

    景宁天:“……”

    他就说万年冰山·沈怎么会突然会冷幽默一把,原来人家不是冷幽默,是在秀!恩!爱!

    老教师笑呵呵地看着他们,冷不丁冒出来一句:“小姑娘大老远的来给你送东西,难能可贵啊。”

    陶樱慢半拍地看到讲台前还站着老师,想着刚才他将她护在怀里一路走过来的样子,脸上隐隐发烫,她咬了咬唇角,扯了扯沈宥的衣摆:“那个,东西送到了,我先走了。”

    上课铃在这个时刻微妙的响了起来。

    陶樱艰难地转身看了看身后齐刷刷坐得满满当当的学生,台阶上都坐满了人根本无从下脚。

    所以……她要怎么出去?

    “里面还有多的凳子,女神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听节课?”景宁天立刻往里挪了位置,笑的殷勤。

    “这不太好吧?”陶樱犹豫道:“毕竟老师……”

    “没事,我不介意,这知识就是要传播的。”老教师笑呵呵地,一脸慈祥。

    陶樱:认命了,骑虎难下。

    她硬着头皮坐在腾出来的位置上。

    沈宥等她坐进去才坐在最外边的位置上,默不作声地挡住了从窗户缝里时不时漏进来的冷风。

    陶樱坐的位置第一排,右边是景宁天,靠着暖气,加上冗长而逻辑繁杂的讲解方式,让陶樱昏昏欲睡。

    她的脑袋一低一低的,半迷糊半清醒的模样可爱极了。

    陶樱同学好像有精确的下课生物钟,在课上睡得再迷糊也能在下课铃响起的时候,睁开迷蒙的双眼,“下课了?”

    她此时的小模样像极了睡得懵懵懂懂还想着吃饭的小兔子,半眯着眼睛起身就要迈步子。

    “噗。”一旁的景宁天没忍住笑出了声,“陶女神,醒醒了。”

    小兔子眯着的眼睛倏然睁大了一些,漆黑无害的定定看着景宁天几秒。

    “一起去吃午饭?”沈宥收拾好了东西,出声道。

    “啊?好。”陶樱慢慢回过神来。

    教室的门被学生打开,走廊里的冷风涌了进来,她冷地一激灵,缩了缩脖子。

    沈宥微微皱了皱眉,伸手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袋子,碎花粉色的,打开,里面是一条奶白色的短围巾,末端绣了一颗红色的草莓图案。

    他伸手抖开围巾,围在她的脖子上,刚刚好围了一圈,将围巾的暗扣首尾系好。

    “这是?”

    “送你的。”他平静说道。

    “我去,沈老大,我说怪不得你这几天休息的时候去702呢,感情去给陶女神做围巾去了?!!”景宁天回过味儿来。

    沈宥凉凉地看他一眼:“还不走?”

    “走走走,去吃饭。”景宁天连忙跟上。

    陶樱心中一暖,刚一抬脚,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她蹲下身子将那个东西捡起来。

    是一个白色小袋子,系着黑色的绳子,她打开绳子,里面是一根银白色的簪子,簪头雕着栩栩如生的凤凰振翅高昂。

    “沈宥,我刚刚捡到了这个。”陶樱几步小跑地追上他,举了举手中的簪子,“要不要现在把它挂在校园失物招领论坛上。这个簪子看起来好贵重,丢失它的主人一定急坏了。”

    “这,这不是沈老大的吗?”景宁天看到簪子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嗯,是我的。”沈宥伸手轻轻接过簪子,小心地放在白色小布袋里,系上了袋口的绳子。

    “哇塞,好漂亮,你还会做簪子?”陶樱感叹道。

    “不是我做的。”他略一低眉,清冷的黑眸里有了一丝暖意,目光落在她微张的小嘴上,“喜欢吗?”

    “喜欢!真的好漂亮,比我爷爷送给奶奶的那只都要好看!”陶樱连连点头,满眼崇拜。

    他伸手轻托住她的小手,将簪子放在她的掌心中,“那便送给你。”

    陶樱:“!!!”

    景宁天:“沈老大,这不是……怎么可以轻易送给……”话说到一半,沈宥警告的目光斜睨了过来,他及时的闭了嘴。

    “不行,这东西太贵重了。”陶樱连连摆手,想把簪子还回去。即便景宁天不说,她也不会收,围巾这样的礼物就算了,这不知是什么来头的簪子,她是万万不能收的。

    他突然弯腰,低头,伸手将簪子取出插在她的发间,“你看,它配你,最合适不过。”

    清冽的男性气息蓦然靠近,伴随着他说话时低醇声线,让她的心,不受控制的突突乱跳。

    他的神色极其认真又波澜不惊,仿佛这只是极其平常的一样礼物。

    “只有在拥有使用价值的时候,它才有了意义。”怕冰凉的簪子冷到她,他说完这句话,细心地取下,装好,放进她的口袋里。

    大掌离开的时候,若有似无地碰到了她的小手,有些冰凉。

    他拿了自己的手套:“伸手。”

    小姑娘乖巧的伸出小手。

    他好看的手指捏着手套的边缘给她一只只戴好。

    走在去食堂的路上,景宁天酸溜溜地离他们离得老远,他可不想当电灯泡。

    到了食堂,陶樱熟门熟路的占了位置等他们。

    沈宥和景宁天打了饭回来,将她的那份推至面前。

    沈宥的托盘里照例是各种素菜,绿油油一片。

    陶樱这盘红彤彤是各种肉菜,她自觉的拿了他餐盘里盛菜的碗,往自己这边拨。

    景宁天目瞪口呆地看着配合默契的两个人,用口型无声地问自己的好兄弟:在一起了?

    却被无视的彻彻底底。

    他默默的含泪,抱了自己的餐盘,离这两人远一点。

    “对了,陶女神,沈老大这下周六生日派对你去不去?”兄弟还是兄弟,景宁天默默决定再帮沈宥一把。

    “在哪里?”陶樱喝了一口汤,问道。

    “我们租了个别墅,在南市区别墅城Q座。到时候一起来玩啊。”

    陶樱看了眼对面的沈宥,他也平静的看着她,没有拒绝之意。

    她点点头,应下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