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快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的支书生涯大结局*乡镇书记玩村花

更新时间:2021-12-04 15:52:07

   我的支书生涯大结局*乡镇书记玩村花

 温浅没有立刻就点击“通过”,而是将手机再次屏幕向下叩,腰板挺直,目光左右看了两圈。

    仿佛做贼心虚,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紧张、又夹杂着些许害怕的感觉。

    那一刻,明明旁边的赵欣也在低着头玩手机,明明讲台上的黄教授闭眼放弃了学生们的不听课,明明手机微信班级群里,大家因为几张男生宿舍里扮演《甄嬛传》的抓拍照而正在唰唰唰刷着屏幕,每个人都在捂着嘴、爆笑。

    没有人注意的到,他们的小班花兼小学霸,内心已经慌乱成一团麻。

    温浅总觉得,有人在看她,盯破了她的那点儿小紧张。

    海洋一班男生都比较diao丝,经常干一些很“反人类”的事情,就比如说学着“妈妈洗脚”那则公益广告,在宿舍里上演“父慈子孝”。同宿舍有抓拍的,拍到了给钱不够,直接发班级群。

    老黄的课固然重要,但是大家都已经大学了,一个成熟的大学生,是要学会熟练地掌握课堂摸鱼技术。

 文学

    班级群炸了锅,赵欣也跟着低头翻手机。温浅愣愣地看着赵欣嘴角咧到与太阳肩并肩,另一只手里的中性笔笔帽被她“啪嗒”掰了一下。

    赵欣听到声音,抬起头来,拼命忍着看到班里沙雕们“臀拉小提琴”的笑意,以为温浅看她也是因为班级群的事情。

    “秦裴的大腿好白哦!!!”

    温浅:“……”

    温浅撇回头去,她完全没心思去看班群里发的小视频,整理了一下情绪,又抬起头来,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地听了半天课。

    手机嗡嗡嗡地在震动,虽然都是同学们发的消息,但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刀,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

    微信里,还有一个好友请求,

    还在等她通过。

    ……

    ……

    ……

    最初的心动,在还不愿意被承认的时刻,往往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黄教授讲了半节课,看大家比平日里更加不愿意听讲,终于也气不过了,放下翻页笔捧起保温杯喝口水平静平静。

    温浅立刻低下头,再一次地翻开手机。

    在微信【新的朋友】那一栏,点击了最顶端的那条申请。

    ……

    申请通过后,沈教授似乎没有在手机旁边,好半天都只有“我通过了你的申请”这一行自动带的文字。温浅听着老黄哔哔哔数落学生们不认真听讲过年实习会倒大霉,时不时低头去看看新通过的好友对话框。

    沈苏御,为什么会直接找得到她的微信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半天,就当温浅从天堂逐渐坠落下去地狱,即将要心灰意冷之际,

    手机终于,再一次地嗡嗡响起。

    温浅赶忙垂眸。

    沈苏御的昵称就是简简单单的【SSY】。

    SSY:【你好。】

    温浅:“……”

    她将拇指按在26字母键盘上,紧张到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温浅:【你好呀。】

    SSY:【邮箱回复不太方便,我输入你邮箱前面的Q/Q号,发现你的Q/Q跟微信关联,所以就加了你的微信。】

    很利落的解释。

    温浅一愣,紧接着耳朵就开始一点一点发烫,她没想到沈苏御居然如此的细心,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捅入了她那乱成团的内心,

    搅的稀巴烂。

    温浅还没回复,对面又发过来一条信息。

    SSY:【邮件我看到了,昨天也是匆忙,忘记和你说时间。这样,我们乐团上午十点半后就没排练了,8118空置。不过下午有可能还会再来一场排练,时间不定。到中午一点半以前都是可以用的。】

    SSY:【你要是时间不冲突,可以选择一个小时后过来。或者等明天8118空置了,我再通知你。】

    温浅看了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一个小时之后,刚好是十点半。

    她不想等明天!

    刚好三四节没课,温浅连忙给沈苏御回复了个【我今天过去!】,信息发过去后,又觉得不对劲儿,补充了【十点半】三个字。

    那边静默了几分钟,才迟迟回音。

    SSY:【好。】

    温浅甚至能在脑海中,补出男人说这句【好】时,温雅、嘴角挂着浅浅笑意的模样。

    捧脸=w=。

    ……

    ……

    ……

    *

    秋天的风悄悄地吹,昨天下过雨,今天天空是堆满白云的晴。

    温浅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因为她们第二节课下课就是十点十分,跑到S音大去至少要经过十五分钟的时间。

    一路倒是畅通无阻,加上天气分外晴朗,温浅跑到S音大的红砖瓦楼下,微微喘着气,眼睛却是亮晶晶的。

    时间刚刚好,但她却开始有些紧张了。

    直接上去吗?

    要不要,再问问……

    温浅在楼前转了好几个圈,还在犹豫究竟是先上楼还是先给沈教授发个信息。这时对面丛林后方的大门被人拉开,里面走出几个熟悉的身影。

    大门距离温浅很近,几乎一开门,就能看到背着书包站在楼梯口转悠的小温同学。

    为首的穿着旗袍的女人,正是昨天迁怒于温浅、把她喷的相当难听的那个祁老师。

    祁老师:“……”

    温浅:“……”

    温浅心里一下子就有点点小膈应,但是既然碰见了,还是礼貌打声招呼比较好。她上前去,软乎乎地跟女老师说道,

    “老师好。”

    女老师皱眉,本来笑眯眯的脸,瞬间切换成嫌弃,

    “你好。”

    昨天失控发过火,不代表今天还会情绪把持不住。祁老师好歹也是S音大的一名德高望重的教授,她还是能意识到昨天下午自己的过错。

    “还是来借钢琴的吗?”祁老师收起那丝嫌弃,客客气气地问温浅。

    温浅点点头。

    祁老师:“那你借到了没?”

    她眼底划过一丝同情,大概是觉得温浅肯定借不到琴卡,因为临近期中考核,本校的学生都抢不到琴房的,

    更别说把琴卡借给外人!

    似乎为了彰显自己的大度,女老师抬了抬下巴,没等温浅开口回答,又自顾自从腰前的香奈儿包包里摸出自己的琴卡,

    递到温浅面前。

    温浅瞬间就感受到了一股十分不友好的侮辱。

    女老师又把琴卡往前推了推,倒是很沉得住气。温浅抬起头,很想一锤子给她那假惺惺的脸上。

    :)

    “谢谢老师。”小温同学依旧用软软的嗓音,摆了摆套着宽松卫衣袖的胳膊,

    “可是我已经借到琴卡啦!”

    女老师一愣。

    温浅不想继续顿在这儿跟她扯皮,她炫耀自己还懒得哔哔,小温同学客气地一欠身,转头就要往电梯方向走去,

    “老师再见!”

    “哎等等——”

    女老师突然喊住温浅。

    本来跟她一同出来的老师学生,早就已经离开。长长的走廊内就她和温浅两个人。女老师脸色一变,大概是被反击了,心里不舒服,她低声问温浅道,

    “哪个学生借给你的?”

    温浅:“……”

    不是,阿姨,为啥我借个琴卡,你还要多问两句?

    女老师眯了眯眼,

    “你知道为什么昨天我、还有楼下的管理处的学生,都不肯借给你琴卡吗?”

    温浅眼睛一瞪,

    我咋知道?

    “唔……”

    女老师换上严肃的表情,

    “因为S音大有规矩的,琴卡借给外校人员,也是需要登记。”

    “就是说,如果有人偷偷借给你了我校的琴卡,一旦被发现,可是会要受到相应的处分的。”

    “……”

    Woc?

    这是什么八股文学校???

    妈的借个琴卡,还要受到处分?

    ……

    温浅还真不知道,但是借她琴卡的是沈苏御,沈教授给她卡片的时候,也什么都没说啊……

    “老师,我的琴卡是……”

    “说吧,是谁借给你的。”女老师全然一副要抓学生的模样。

    这让温浅想起了高中时期,那个灭绝师太教导主任。

    “你要是掩护那个学生的话,我可就找学校保安处了。虽然只是区区一张琴卡,你大可以不用琴房,以后再偷偷还给借给你琴卡的人。但你身为S理工大的学生,还是个女孩子,脸皮不要那么厚……”

    温浅额角的青筋又开始跳。

    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

    果然人活的时间久了,什么奇葩都能遇见。温浅觉得眼前这个女老师特么就是在没事找事,闲的蛋疼。自己却被她发飙拦在这里,哔哔哔哔哔哔……

    温浅吸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被她反复蹂/躏了一个晚上的黑色琴卡,

    摆到两人之间,

    忍着满胸腔的吐槽,和气地跟那老师说道,

    “这是借我的琴卡。”

    “是你们学校沈苏御教授借给我的,就在昨天我从你的房间里出来后,碰巧在楼道里遇见了沈教授。”

    躺在女孩掌心的,是赫然印着“8118”四个大字的黑色VIP卡片。

    温浅肉眼可见,那女老师的眼珠子差点儿从眼眶里瞪出来。

    “所以你们老师往外借琴卡,也是会受到处分的吗?”

    ……

    ……

    ……

    就沈苏御那身份,那背景,

    别说S音大了,就算放眼整个S市,能处分的了沈教授的,掰着手指数数,恐怕都不超过三个。

    他爹他妈,外加他未来的媳妇儿。

    ……

    从来都是沈苏御去处分他人!

    “……”

    女老师颇为震惊,甚至都忘记怎么开口说话,愣怔怔地站在那儿,半天没个回声。

    温浅以为她可以放过她了,撇撇嘴,将卡片收回,转身准备继续往电梯的方向走。

    却没想到,琴卡还没放回到口袋里,手腕突然被人一把捏住。

    女老师突然变得相当生气,她愤怒地盯着温浅手中的黑色琴卡,几乎粗暴地将那卡片给夺走,然后举起来,横在温浅面前,

    冷冰冰地一字一句道,

    “小同学。”

    “本来我还念叨你是隔壁理工大学的,想给你留个面子,让你乖乖承认便放过你。没想到你如此不识大体,你根本不了解我们学校的事情吧?你知道沈教授是什么人吗?造假琴卡居然造假到沈老师的头上?”

    “琴卡伪造,严重了可以跟银行卡造假相提并论……同学,麻烦你跟我走一趟,我认为这件事已经不是单纯的私借琴卡那么简单了……”

    温浅差点儿气昏过头去。

    ???

    琴卡伪造?

    这人脑子是被驴踢了吗?

    温浅真的不想跟她继续哔哔下去了,生气地让她将琴卡还给她。她脸上有点儿婴儿肥,一旦生气起来,整个人就会变成河豚,气鼓鼓的。

    腮颊红扑扑,大大的眼睛里闪着气愤的光。

    女老师不依不饶,温浅也不好意思跟老师动手,毕竟是长辈。她俩就站在楼道里扯皮,晌午的秋风吹过,旁边枯黄的草丛,沙沙散出一片片叶碎片。

    有什么东西,似乎从天而降。

    温浅压住内心的火气,跟那女老师低声下气地要着琴卡,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肚子前的卫衣口袋里,手机接二连三嗡嗡嗡响了好几下。她真的快要哭了,为什么这人会不相信她呢,不相信就不相信她吧,还非要给她按头个子虚乌有的“罪名”……

    是那个女老师,先反应过来有奇怪的东西,在她们周围飘的。

    形状要比树叶大很多,白色,尖顶宽尾,上面似乎还印着密密麻麻的黑线,正在一片一片,从头顶冲着一楼楼梯处飞奔而来。

    女老师一愣,是很多折叠的纸飞机。大白天头顶突然飘纸飞机就已经够离奇的了,关键是这些纸飞机,折痕处印着的黑色细线,

    让她分外眼熟!

    等等,这些不都是昨天……那个交响乐团穿燕尾服的男生,去她办公室里,打印的那份谱子嘛?!

    女老师对与沈教授相关的事情,向来每一个细节都分外留心。

    温浅也愣住了,不过她是单纯地想到从楼上往下扔纸飞机特么绝对不是什么好举动!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啊!她也不是什么圣母愿意管闲事,就是转过身去抬起脑袋来,想去看看哪个朝巴在乱扔垃圾……

    头一仰,顺着灿烂的阳光,

    突然就看到远在天边红色砖瓦楼最顶层——

    逆光而站在走廊栏杆后面的沈教授,正双手撑在雕花栏杆上,

    微微俯身,额前碎发散落在下颚线分明的脸颊两侧。

    压在黑色玫瑰花瓣上的左手攥着手机,手机屏幕似乎还亮着。他将胳膊懒懒散散地抬起,对着楼下还气鼓鼓的温浅,

    轻轻晃了晃。

    嘴角含了笑,

    “小朋友,”

    “给你发短信,让你直接上来8118,”

    “你却怎么不回我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